502.浴血較量6

    山西是華北敵后抗戰的主要戰場。

    這里,烽煙四起,戰斗隨時進行。

    槍聲此起彼伏。

    煙塵滾滾。

    北風呼嘯,天寒地凍,積雪皚皚,白茫茫一片。

    陳洋、鄭品、南濤、甘樹、何浩明、陳新、小琴、夏雪、秋雪、冬雪、冬月、劉媽、苗苗領著一個排的士兵,穿著第一戰區將士的軍衣,乘船來到黃河對面碼頭。

    山西的一個地下組織派出聯絡員余稓前來接應,并準備了一輛馬車。

    陳洋先行上岸后,與余稓對上暗號。

    陳洋說道:“老余,用馬車可不行,七名進步人士全是作家,身子骨弱。那三十三名名牌大學的學生,身子骨嫩。他們四十人,可扛不住這寒冷的鬼天氣。我體質這么好,都冷得直打哆嗦。這附近有沒有鬼子?你得領我們搶鬼子的軍車來。不然,咱們走不了多遠的。”

    余稓說道:“哦,你說的也對。我能力有限,暫時就一輛馬車,這渡口上面不遠,便是晉綏軍一個旅,把守這著黃河渡口。穿過他們的戰區,進入太行山區,有不少鬼子的炮樓、碉堡、據點。鬼子自去年五月大掃蕩以來,壓縮了我們的區域,實施拉網式的大掃蕩,建立了無數的碉堡和據點。再穿過一片林區,就是晉梁縣城,里面駐扎著鬼子一個大隊,偽軍一個團,城里還鬼子的一個憲兵隊,還有警察局。鬼子就領著這些二狗子,扼守著交通要道。那片林區里,有許多鄉村,其中有個村莊叫高家莊,里面有咱們的聯絡人。”

    陳洋抬起手腕,看看時間,現在才是下午三點,便果斷地說道:“那行,老余,你現在駕馬車去高家莊,找到咱們的聯絡人,了解繼續往前走的敵情。至晉綏軍方面,好辦,我們可以更換上晉綏軍的軍衣,穿過他們的防區。”

    老余點了點頭,駕著馬車離去。

    陳洋回到船上,招手讓陳新過來,低聲說道:“用你正規軍的紀律和作風,武裝這批學生和七名進步人士。我們要通過多層封鎖線,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讓他們現在更換成晉綏軍的軍衣,注意紀律,切不可亂動亂跑。”

    陳新點了點頭,轉身入艙,通報情況和講解紀律去了。

    陳洋也走進船艙,招手讓鄭品等人過來,吩咐換上晉綏軍的軍衣。

    然后,陳洋領隊離船,踏上岸來,又吩咐南濤和夏雪、秋雪打前站,持槍到前面看看。

    晉綏軍遠遠一看,那是“自己人”,便沒有阻攔,兼之,天氣冷,誰也愿意走出崗亭或是小屋來查看。隨后,陳洋帶隊離開公路,進入林區。積雪過膝,大家走起來,不容易。

    尤其是那七名作家和三十三名學生,走得甚是艱難,深一腳,淺一腳的,不時得停下來,找擋風的地方,躲一躲,歇一歇。鄭品和女子特戰隊們,都是俏臉紅通通的,被風刮的。

    她們嘰嘰喳喳的,都說皮膚粗了,以后嫁人都沒人要了。

    “哈哈哈哈……”

    眾人大笑起來。

    那些學生當中,也有一些漂亮的女學生。

    她們出來,斥責鄭品、夏雪、秋雪等人只顧美貌,不顧國仇家恨。

    鄭品也怒罵她們,只顧天真,沒丁點殺敵經驗,胡說八道什么?陳洋笑道:“好啦,好啦!女人愛美,乃人之天性。可以理解。姑娘們都是好樣的。學生呢,因為愛國,因為進步,才要去延安的。我們的女子特戰隊員們,也都是巾幗英雄,她們跟著我從江南來,一路浴血奮戰,殺敵無數。今天,你們吃的,穿的,全是鄭品姐姐她們從鬼子和其他敵人手中繳獲的。只要心向革命,心向延安,都是好人,都是打鬼子的精英。知識可以報國,我們手中的槍,也可以報國。走吧,到前面的村莊里,找地方歇歇。今年,我們也許在路上過年啦。不過,再怎么著,也要到了太原才過年吧?那是大城市,到那里過年,更有味道。”

    “哈哈哈哈……”

    眾人大笑起來,隨即上路。

    傍晚,他們到達高家莊附近的山林里。

    老余和高家莊的民兵隊長高老七出來介紹情況。

    高老七說,這高家莊是大村莊,也是鬼子掃蕩和建據點、建碉堡的重點區域。

    但是,這一帶的鬼子就是牲口,不把咱村里的人當人啊!

    嗚嗚嗚!

    他說到此,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走,打鬼子去!”

    “媽的,這些小鬼子,連牲口都不如。”

    七名作家和三十三名學生憤怒填膺,紛紛握拳高舉,怒吼起來。

    好在山風呼呼,大雪紛飛,鬼子和偽軍聽不到。

    陳新急急勸道:“諸位作家大人,同學們,別沖動,千萬別沖動,打鬼子的事,我們會處理,你們的任務,就是安全到達陜北,到達延安。”陳洋也振臂高呼:“同學們,先聽聽老高介紹情況,今晚,我帶你們打鬼子去。請先靜靜!”

    眾人隨即安靜下來。

    高老七舉起衣袖,抹抹淚水,哽咽地說道:“我們村里有位叫冬娥的村婦,她的丈夫入伍參軍,留下她一個人帶著四歲的兒子和剛滿月的女兒艱難度日,去年八月,鬼子進駐高莊后,得知冬娥是婦救會的主任,連夜將她抓走。碉堡據點的鬼子隊長伊藤把她睡了,又押著她到晉梁縣城去,供所有的鬼子睡。之后,我們這一帶的十幾個村的婦女就不斷地被抓進鬼子的碉堡樓里,供鬼子那個,嗚嗚嗚,這些女人年齡最大的二十五歲,最小的當時只有十三歲。嗚嗚嗚!就連我們村的保長高孟的兩個姑娘也不能幸免。嗚嗚嗚!”

    “媽的,把鬼子的據點拔了。”

    “炸了鬼子的碉堡!”

    “滅了這幫沒人性的小鬼子。”

    “走!打鬼子去!”

    此時,所有人都沖動起來了,憤怒起來。

    陳洋、南濤、鄭品、陳新急急相勸。

    陳洋說道:“同學們,同志們,都聽我的。我是這支隊伍的頭。紀律!作風!聽到了嗎?馬上列隊!快!”作家、學生、士兵無奈地列隊。

    陳洋說道:“同學們,同志們,咱們人不多,槍不多,打鬼子的碉堡,穿過鬼子的鐵絲網,談何容易?所以,得智取,懂嗎?都趴下來,找地方歇歇。我和老余、老高幾個商量商量對策。”聽到紀律和作風。

    一個排的正規軍明白了。他們一個撈著一個學生或是作家,每個人摟著一個人,找大樹桿、巨石、山洞避風去。陳洋在此瞬間,已經想好對策,隨即說道:“老高,你能回村找些麻包袋來嗎?天快黑了,等天黑之后,你們用麻包袋裝些泥土、泥沙進去,用老余的馬車,交給老余,我會派幾名特戰隊員跟著,當作運糧食的。到碉堡前一晃,里面的鬼子必定會出來搶糧食。咱們趁機打掉鬼子的碉堡,拔了這個據點。”

    高老七聞言,高興起來,激動起來,馬上就蹦蹦跳跳的回高家莊了。陳洋又叫甘樹、陳洋、鄭品幾個過來,吩咐如此如此。北風呼呼,塵埃飛揚,呵出的氣,都是濃濃的白色到處擴散。老余趕著一馬車的“糧食”。

    鄭品花枝招展的坐在“糧車”上,哼著小曲,來到了鬼子的碉堡前。

    “花姑娘,哈哈,花姑娘的來了。”

    “上!”

    鬼子聽到馬蹄聲響,在碉堡上面,用探照燈一照,發現了鄭品坐在“糧車”上,還哼著小曲,便嘰哩咕嘟的怪叫起來,紛紛跑下碉堡,端槍出來。冷得直打哆嗦的偽軍,急急拉開橫木卡,打開鐵絲網,眼睜睜的望著鬼子端槍撲向鄭品。

    老余急急勒停馬車,“哎喲”驚叫一聲,轉身就跑。

    鄭品也嚇得“跌倒”馬車上。

    “哈哈哈哈……”

    十幾個小鬼子邊跑過來邊大笑起來。

    他們跑到馬車前,鄭品握刀從馬車的左側躥出,用盡全力揮刀。“咔嚓!咔嚓!……啊啊啊啊……砰砰砰砰……”四名鬼子八條腿,被鄭品一刀掃斷,紛紛慘叫著,跌翻在地上。

    鄭品就地打滾,又從馬車上滾到了右側。

    右側的鬼子聞聲而驚,急急端槍跑向左側。

    此時,夏雪、秋雪、冬雪、冬月、南濤端著四把MP40和一挺歪把子機槍,忽然從附近的樹木閃身而出,端槍就是一陣狠掃。

    “突突突突突突……”

    “啊啊啊啊啊啊……”

    “砰砰砰砰砰砰……”

    鬼子偽軍紛紛中彈而倒,慘叫而亡。

    陳洋、小琴、老余、甘樹、何浩明騰身而起,五顆手榴彈凌空砸向碉堡門前。“嗖嗖嗖嗖嗖!”“轟轟轟轟轟!”“啊啊啊啊啊!”幾名偽軍想跑進碉堡里,卻被炸得粉身碎骨。

    沖啊!陳新一聲吶喊,作家、學生、一個排的兵力,紛紛起身,沖向碉堡,高老七也領著鄉親們,推著糧車,奔吼而來。這個據點的鬼子和偽軍全部被殲滅,鄉親們搬糧食,士兵們拿槍搬彈藥箱子。

    頂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