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皇后聽政

    不管情況如何,她都很期待明日的早朝,一向乏味的會議可能會精彩異常。

    宴會一直持續到很晚,官員們才分頭從二皇子府上離開,盡量不引人注目,不過這一切全都被黑暗中的眼睛看得一清二楚。

    天色還未亮,皇后就起身梳妝了,畢竟風兒如今也脫離了危險之中,她也總不能一直待在太子府內,她可不想給柳妃任何一點指手畫腳的機會。

    “母妃,現在要回宮了嗎?”杜眠兒還打著哈欠,就被婢女給喚醒了。

    皇后坐在銅鏡前,連眼皮子都懶得掀,有這樣不長心的妻子風兒又怎么斗得過楚焱?她越看越是覺得杜眠兒不爭氣,風兒身子還很虛弱她竟然可以睡這么香?

    “你好生照顧著風兒,要是他再次中了什么亂七八糟的蠱,哀家唯你是問。”皇后不由得加重了聲音,不管如何該交代的話她總歸要交代的,誰讓風兒偏偏娶了這么一個不長心的妻子呢?

    杜眠兒認真點點頭,眨巴著眸子差點倒過去了,若不是婢女在一旁扶著定然又是一個趔趄,她昨晚為了照顧楚風一直都沒有休息好,好不容易才睡了又被叫醒了。

    “行了行了,你下去歇息吧。”皇后不耐煩地說道,她權當這樣的兒媳根本不存在,若不是看中了將軍府可以助風兒一臂之力,當初她斷然不會接受這門婚事。

    若她不在自己眼前晃悠,說不定自己還沒有這憑空的怒氣。

    杜眠兒已經被皇后嫌棄慣了,所以也不在意她的態度,一聽到要讓自己離開如蒙大赦一般匆匆行了禮就趕緊回寢殿里睡覺了,睡都不能阻止她這來勢洶洶的睡意。

    其實皇后并不用這么著急,她之所以要選在這個時辰是因為她要為一會兒的早朝做準備,雖然自古就不曾有皇后上朝的說話,可是并沒有條文對此提出禁止,若是她也在一旁聽政也算是合法的,不過是鉆了空子。

    她閉目養神,等著婢女替自己梳妝打扮,等一切都收拾妥當之后天色已經亮了,她坐著轎子到了金鑾殿。

    有些早到的官員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小聲議政,看到皇后一進來之后臉色立馬都變了,“娘娘,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本宮為何不該來?”皇后立即駁斥道,底下站著許多官員,正好她也讓大家都看清楚,她今日就算是站在這里和皇上一起上完早朝,那都是符合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

    皇后的性子大家都是有所聽聞的,如今的她霸道蠻橫,被訓斥了之后自然不敢再開口,可是大家都議論更加密切了。

    皇后管好后宮的事情就可以了,要參與政事還是聞所未聞的,尤其是今天還要提重立太子的事情,她擺明了就是聽到了風聲。

    待所有的官員都到齊了之后,楚鼎才穿著一身黃袍姍姍來遲,看到皇后之后他倒是沒有驚訝,并且她常做出一些不合規矩的事情,只要不是太過分他都不會說什么,她若是懂分寸就繼續坐在皇后的位置上,她若是不懂分寸遲早都會廢了她。

    “皇上,今日臣妾想要替風兒聽政,這樣不會壞了規矩吧?”待皇上坐下后,皇后站起身子主動說道。

    她很了解楚鼎,他不想回答問題的時間一般都緊抿唇角,不過她也不在乎他的冷漠,不回答勸當默認了,底下的官員一開始還殷殷抱有期待,看到楚鼎的沉默之后便死心了,看來皇后今日必定要參與政事的議論了。

    就算要替太子聽政,也不應該是皇后來,而是由太子妃來。

    她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倒沒有什么反應,似乎她只是這金鑾殿上一個無色的背景圖罷了,剛開始的拘謹在開始討論了政事之后,大家也開始暢所欲言,希望為皇帝分憂解難。

    在那些官員之中,尤其是楚焱對于每一個問題都提出了獨到的見解,措施務實且具有可行性,連楚鼎都不由得點頭夸贊,“我兒如今成熟了許多。”

    “為父皇分憂,這些都是兒臣應該做的。”楚焱得意的說道,這些日子為了能夠更好的表現他可沒少廢心思,不過這些付出在得到表揚時都是值得的。

    “今日諸位愛卿可還有其他要報?無事就退朝了吧。”楚鼎樂呵呵地說道,他淡漠的性子也總算是培養除了一批會做實事的官員,讓他著實很欣慰。

    底下的官員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本來這件事情早就該提出了,可是礙于皇后在場,但是皇后今日有次舉動說不定明日她又來聽政了,那豈不是二皇子永遠都沒有辦法取代太子了?

    幾位官員思襯了幾秒,最終還是決定站出來,“皇上,臣有事要奏!”

    “何事?”楚鼎慵懶的靠在龍椅上,他已經有些疲憊了,動腦筋的事情總是很費神的。

    “如今太子病危,太子乃民生所系,近日接連發生的災禍說不定就是上天降罪于我昌平國,還望皇上三思,是時候改換太子了。”

    還以為他們的意見是多么的高大上,沒想到竟然是這么蹩腳的理由,讓皇后的嘴角不由得掛滿了冷笑,她的風兒尚且在遭受折磨,又何苦將這些自然災害也一并怪到她身上去?

    “其他愛卿呢?”楚鼎倒是沒有發表意見,依舊神色淡然。

    “臣附議!”

    “臣也附議!”

    ……

    越來越多的官員站了出來紛紛表達看法,不過龍椅之上的楚鼎似乎料到了大家會有此舉動一般,依舊穩坐著。

    “那諸位愛卿覺得,該立哪位皇子為新太子合適?”

    楚鼎說出這句話時,楚焱埋著頭嘴已經不由得咧開了,要是順利的話說不定今日早朝之后他就會取代楚風成為昌平國的新太子。

    他神色期待地看著其他官員,能不能成功就看有沒有愿意站出來替他說話了,這份恩情他楚鼎自然是不會忘記的。

    戶部的幾位大人,自然是楚焱的忠實追隨者,商量了眼神之后便一同站出來,“臣認為二皇子最合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