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朕替你做主

    那些宮人們交流了一下眼神,異口同聲的說道:“奴婢也沒看到。”

    甄皇后氣得臉色發青,但啟武帝轉而盯著自己:“皇后看到了?”

    “臣妾……臣妾也沒看到。”甄皇后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這句話。

    啟武帝聽了很是滿意,又將慶云殿的羽林衛換了一批。

    甄皇后的臉更加掛不住,隨便尋了個借口就離開了慶云殿。

    才對著秦燁說道:“剛才朕與你祖父商議完了政事,他說了,要等你一起出宮。”

    此時誰都聽得出來,啟武帝不追究秦燁的動手之罪,是因為秦老將軍人就在宮里。

    秦燁的確是不想趟這趟渾水,側眸看了眼蘇尹月,她的臉異常暈紅,也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自己發了高熱。

    他心中嘆了口氣,才說:“大殿下還未醒過來,草民在這兒照料著,請皇上派人告知祖父。”

    啟武帝聽了這句話,笑意更深,即刻派人去辦。

    而且啟武帝看到那虛脫的樣子,便開了恩讓她下去休息。

    蘇尹月是如蒙大赦,出了慶云殿,全身的力氣似乎被抽空了,連站都站不穩。

    “世子妃,奴婢扶你回房吧。”后邊有人快步走來,伸手扶著她。

    蘇尹月回頭一看,原來是剛才那個女官明惠。

    她渾身軟弱無力,無法拒絕。

    回了房間躺著,明惠見她一張臉蒼白無血色,又摸了摸她的額頭,驚訝出聲:“你發高熱了!”

    蘇尹月沒有驚訝,她前天的高熱雖然退得快,但原主自小就沒有好好調養過,身子骨很是虛弱,今日又有連番變故,所以才又燒起來了。

    很快,便有醫女來診脈開方子。

    蘇尹月猶豫了一下,才說道:“姑娘,能否再給我處理一下肩膀和后背的傷?”

    她剛才高強度工作沒在意,可一閑下來,肩膀和后背痛得她冷汗直冒。

    明惠才想起她后背似乎有鞭傷,那衣衫上的印痕是非常明顯的,便命醫女一道處理了。

    聽安公公說,這鞭子是蘇劍錦打的。

    只是肩膀上的傷又是怎么來的?

    明惠眼眸里帶著探究,幫著蘇尹月解了衣衫,才知肩膀是舊傷,是早上過藥的,傷口有些血肉模糊,似乎是受過非人對待。

    醫女擰著眉頭,說道:“鞭傷不算嚴重,抹點藥很快就好了,但肩膀的傷……怎么這般嚴重?傷口是不是反復撕裂過?”

    蘇尹月悶悶的應了一聲。

    她的肩膀本該不能再用力,可如今幫著大殿下拔毒,又拉扯到了傷口,也不知道會不會留下后遺癥。

    她最清楚不過手對于一個醫生來說是有多重要,她若是落了個手抖的毛病,以后還怎么拿手術刀和銀針啊!

    思及此,悲傷襲來,她不由自主的低聲哭了起來。

    醫女知道她是誰,當即不敢多說一句話。

    楚閻王還真是名不虛傳,怕是過不了多久,蘇尹月估計就會死在凌王府了。

    明惠在旁邊洗著毛巾,目光越發的深。

    處理完傷口,蘇尹月已經昏睡了過去。

    無奈,醫女只能喂了她服了藥丸,好讓她快點退熱。

    蘇尹月再次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微白。

    小心翼翼的起身,傷口沒那么疼,高燒也退了,她緩緩地松了口氣。

    恰巧這時候明惠推門而進,看見她醒了,臉上揚起了一抹微笑:“世子妃醒了就好,你半夜燒得厲害,幸好得皇上賜了一顆九轉丹,你才穩定了下來。”

    蘇尹月暗暗吃驚。

    她研究過古籍,知道九轉丹乃是用多種珍貴藥材煉制而成,在現代,許多種藥材已經滅絕,不能再煉制出來了。

    可就算在這兒,九轉丹亦是不可多得的,難怪她過了一夜,精神就好了許多。

    怎么啟武帝如此大方?

    明惠看出了蘇尹月的心思,說道:“大殿下昨晚就醒了過來,病情已經穩定,所以皇上才會賜九轉丹。”

    蘇尹月長舒了一口氣。

    太好了,架在她脖子上的刀終于挪開了。

    “姑姑,那我還要給大殿下復診嗎?”蘇尹月問道。

    “世子妃為救大殿下已經夠費神了,剩下的交給太醫即可。”明惠說道,“等會兒世子妃用點早飯,再去給皇上謝恩,就能出宮去了。”

    蘇尹月點點頭。

    要面圣,自然得梳洗一番。

    明惠拿來了新的衣裳,質料非常柔軟,上裳下裙的樣式襯得她頗為水靈。

    這會兒啟武帝已經上完早朝,明惠便領著她去了御書房。

    啟武帝正在坐在赤金龍椅上看著一封密奏,臉色陰沉。

    蘇尹月跪下謝恩:“臣婦蘇氏多謝皇上賜藥!”

    啟武帝抬眸看見她,臉色好了許多:“你救治大殿下盡心盡力,這是你應得的,快起來吧。”

    明惠趕緊扶著她起來。

    隨即啟武帝使了個眼神,安公公便拿著一個托盤走到她跟前。

    上面放置一條鞭子,似乎剛剛使用過,上面沾著不少血跡,一靠近,蘇尹月就嗅到了新鮮的血腥味。

    她不明何意。

    安公公說道:“皇上得知您昨日在蘇府受了委屈,便讓老奴帶著鞭子去蘇府,蘇大人打了您一鞭子,老奴便打了他十鞭子。”

    蘇尹月大吃一驚,她心頭當然是痛快的,可蘇劍錦到底是二品大官,啟武帝這個責罰就不怕君臣離心嗎?

    此時此刻,她反倒是覺得驚悚。

    龍座上的人是天子,傲視一切,就算她救了楚承德,啟武帝也不會感恩戴德,反而覺得她是應該的。

    可現在是怎么回事?

    她心思百轉,裝著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臣婦謝過皇上!”

    啟武帝很滿意她的反應,又問道:“明惠說,你身上除了鞭傷,肩膀也有傷口,是怎么弄的?”

    蘇尹月低著頭,稍稍思量后說道:“是臣婦自己不小心弄傷了。”

    “是嗎?”啟武帝拖長了字音,顯然不信,“你救了朕的兒子,就是朕的恩人,有何委屈都可說出來,朕會替你主持公道。”

    鬼才信帝王說的話!

    蘇尹月經歷這幾天的事情,不敢再掉以輕心,中規中矩的回答:“臣婦并無委屈,多謝皇上關懷。”

    “真的?”啟武帝一張狠厲的臉做出溫和的表情,有說不出的驚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