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這差距咋這么大呢?

    東陽學院,位于寒雁城最東,也是最早被血族攻陷的勢力。

    學院此刻被血族破壞的不成樣子,但東陽學院的很多人卻活了下來。

    血族破城之時,東陽院長便催動了學院的護院大陣。

    此陣一旦開啟,雖然能保全東陽學院的大部分弟子。

    但也毀壞了東陽學院的根基。

    不過這種緊要關頭,也顧不了那么多。

    東陽學院眾多弟子包括東陽院長都在東城內拼命逃竄。

    只要到了西城,便是逃出生天了。

    “院長,你看那里!”

    東陽學院的一個弟子指著不遠處,充滿驚訝。

    東陽院長目光看過去,也不禁怔住。

    那里赫然是太平學院。

    不過和東城各處的狼藉和混亂不同。

    太平學院仍然安穩的坐落著。

    仿佛什么都沒發生的樣子。

    東陽院長有心想去提醒里面的陳寧,快往西城逃命。

    不過他現在擔負的是整個東陽學院,不能讓這么多弟子犯險。

    眼下離太平學院雖近,也還是有一段距離。

    別看距離短,這要是碰到那些難纏的血族。

    恐怕這里大半的弟子都要沒命。

    “沒時間去幫太平學院了,我們自己先逃。”

    “太平學院的陳院長自求多福吧,實在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

    東陽院長話音剛落,身后就有血族的一道道身影飛撲而來。

    “不好!快逃!”

    東陽院長大驚,手心之上,一團火焰跳動,轉瞬間轟了出去,擊中了一名血族的上半身。

    那名血族整個身子很快燃燒起來。

    不多時化為灰燼。

    血族的族人,同樣有強有弱。

    再加上東陽院長精純的火屬性元氣,全力施展下,擊殺一名血族,也不足為奇。

    不過他持續不了多久。

    那些個血族一個個悍不畏死,而且都擁有強大的四肢再生能力。

    尤為難纏。

    東陽學院的人邊戰邊退,饒是如此,也折損了一部分弟子。

    東陽院長痛心疾首,面目愴然。

    一腳踢飛了一名血族,那名血族滾落到了太平學院的院墻之下。

    而且好巧不巧的,正好吳鴻正將太平學院的大門開啟,在打掃門口。

    可那名血族看都沒看吳鴻一眼,又奔著東陽院長兇狠殺來。

    “啊這……”

    什么意思?

    太平學院大門都開了,你們不去里面進攻?

    非得追殺我東陽學院?

    都是學院,這差距咋這么大呢?

    大家都在東城混,怎么不去屠戮太平學院,偏要來搞我們?

    不光是那一名血族,其他血族同樣也是如此。

    對太平學院微微敞開的大門,視而不見。

    無腦追殺東陽一行人。

    半個時辰后。

    東陽院長越打越憋屈,最終,以傷亡三分之一的弟子為結果,才成功逃到了西城的屏障之處。

    遠遠的,看見東陽院長一行人,古淵大手一揮,命人開啟屏障,迎他們入西城安全地帶。

    東陽院長帶著弟子沖進屏障內。

    可就在此時,異變陡生。

    后方追殺的血族隊伍突然速度猛提,竟然也沖到了屏障處。

    沖的最猛的幾名血族,來到屏障處,體內血氣狂涌,抬手就是致命一擊,穿透了一位城衛的身體。

    “快堵住屏障!”

    古淵眉頭擰緊,大喝一聲。

    一群城衛奮不顧身,堵截住血族攻破的屏障這一缺口。

    一瞬間,就傷亡慘重。

    這些城衛的修為普遍都只是淬體境的實力,哪里攔得住這些兇猛的血族。

    “轟!”

    巨大的爆破聲再在耳邊響起,十幾名血族被炸飛出去。

    煙塵彌漫。

    城主古淵身上元氣激蕩,他終于出手了。

    他知道,如果這道屏障破了。

    西城也保不住了。

    那個時候,整個寒雁城都將淪陷。

    遠處,破空聲傳來。

    血堯的身影也到了。

    他潰爛的臉上提起了一絲興趣。

    “你就是寒雁城的城主吧?很好,你配做我的對手。”

    血堯周身,霎時間涌動起來一陣凌厲的血氣。

    他的指甲默默生長,足有兩尺長,透著寒芒,鋒利無比,這就是血堯的武器。

    古淵的眼里也透露著戰意,這一戰,不容有失。

    這一戰,也是為了整個寒雁城的存亡。

    此刻,古淵氣海瘋狂涌動,一身靈武境第一重天的修為,被催動到極致。

    古淵手持一柄寒光劍,劍身震動,劍刃上浮現出一道道光芒。

    向血堯斬去。

    血堯冷笑一聲,壓低身子正面迎了上來。

    指甲和劍刃碰撞在一起。

    “鏗!”

    甫一試探交手,古淵不禁臉色一沉。

    這個血堯是個狠角色。

    修為很強。

    他恐怕不是敵手。

    血堯沒給古淵太多喘息時間,繼續纏斗了上去。

    古淵漸漸不支。

    但仍然死守。

    城衛也牽制住其余的血族。

    這一切,都是在給修復屏障的那些武者爭取時間。

    不過,下一瞬,古淵意識到一股強烈的殺意從下方傳來。

    地下,一只血色大手破地而出,奔著古淵抓去。

    但他被血堯欺身,根本就騰不出手來應對。

    千鈞一發之際。

    遠處一道劍芒劈了過來,劈在了地下之手上。

    “吾生平,最憎偷襲之輩。”

    下一刻,李長青一劍掠來,摘星劍訣施展而出。

    直接擊殺了地下偷襲的那名血族。

    古淵臉色一喜。

    桃源宗的大弟子李長青到了。

    那想必桃源宗的慕容宗主一定也來了。

    正想著,周遭的天地元氣躁動起來。

    封鎖住了血堯的幾個退路。

    血堯潰爛的臉上此刻露出一抹凝重。

    他知道,真正的強者到了。

    此刻,在古淵身后。

    慕容帆身影凌空而立,手掌一張,千百把飛劍組成劍陣朝著血堯壓去。

    “血族,還是滾回你們的疾苦之地偷生吧,休要踏足我人族領域。”

    劍陣威力不俗,血堯一開始還應對的過來,但越往后,越顯吃力。

    血堯的修為是靈武境第四重天。

    已經壓的過寒雁城大部分強者。

    但這個桃源宗的慕容帆,很明顯修為在他之上。

    如果繼續撐著,怕是難逃一死。

    “砰!”

    一道氣旋從遠處橫掃過來,直接砸碎了劍陣。

    “血堯,退!”

    血堯聽到聲音,這才不甘心的開始命令其余血族退回東城。

    血族烏泱泱的退走,慕容帆心中卻充滿驚訝。

    剛才那一擊,直接破碎掉自己的劍陣。

    這說明血族里面還有強者。

    “古淵城主,盡快向皇都求援,離得近的城池也趕緊派人去求援,我擔心血族此次,圖謀甚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什么时时彩平台好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开奖结果 长春11选五任选走势图 查一下甘肃快3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玩法 11选五5开奖河北一定牛 河北快三走势图形态 四肖四码期期中 广东快乐十分20分钟走势 湖北11选五5走势图 基本 吉林快三走势图预测 安徽十一选五1982114 台湾三分彩全天计划 股票推荐软件免费下载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