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華夏九鼎

    這個位面與其他位面一樣,說話用字都有自己的文明傳承,也就是說這尊鼎上的漢字明顯不是這個位面的人篆刻出來的!

    “這尊鼎是……”

    萬劍星君眉頭一挑:“你既然認出了這是鼎,就應當知道它的來歷才對。”

    “小子只是在一本殘破古籍上見過,知道這是鼎,不知道這是什么鼎。”

    葉臨淵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手已經摸向了鼎上的兩個篆刻的漢字上。

    ‘*鼎!’

    這應當是屬于最遠古時的甲骨文,憑著半蒙半猜他才勉強認出來了個‘鼎’字,至于是什么鼎……

    他當真猜不出來。

    “這鼎名為雍,是丹器雙絕的一位長生尊者所鑄,同樣的鼎還有八尊,不過都不知道流落在誰的手上了。”

    “雍鼎!”

    雖然這個名字極樸素,但它和另外八鼎聚集在一起的名字就如雷貫耳了。

    ‘華夏九鼎!這東西可就是大號的玉璽,甚至比玉璽更能代表遠古時期的君權!又怎么會在這里?’

    葉臨淵的腦海里充滿了疑問,可只有一個可能性留在了最后。

    那就是鑄造這九鼎的長生尊者,一定也是一位穿越者!

    “那位長生尊者在大戰里死了,只留下這九尊鼎,據說是只要有人集齊九鼎,就能開啟他的傳承。”

    萬劍星君瞇著眼瞧著他:“那位的傳承里,可是有九品星丹的,你……可動心?”

    “九品星丹?這東西真要是存在,人族就不會被妖族逼迫到這個地步了。”

    葉臨淵并沒有什么興趣,運轉自己的星力催動赤血,一簇鮮紅色的烈焰頓時在掌心內燃起!

    可他卻感受不到半點熾熱,只是感受到血氣一點點的流逝……

    葉臨淵還只是三品,做不到星力離體的地步,只能伸手到雍鼎之下,看著火焰炙烤鼎身。

    不消片刻,整座雍鼎被燒得通紅,原本光潔的鼎身上,竟出現一幅幅山水奇觀!

    “這就是九鼎的秘密。”

    萬劍星君在一旁解釋:“據說九鼎經過炙烤,鼎身上就會出現這樣的地圖,九幅地圖合在一起,就是那位留下傳承的地方。”

    葉臨淵收起赤血,這般使用已經將他剛剛煉化起來的血氣耗光:“聽前輩的意思,你們是去找過?”

    “自然,還帶著你爹他們。”

    “那九鼎也聚齊了?”

    “天府出面牽頭,自然聚齊了。”

    葉臨淵稍稍一驚,既然能讓天府出面牽頭,也就是說這傳說并不是無的放矢。

    他繼續問道:“那你們找到了那位的傳承?”

    “不曾。”

    萬劍星君搖頭:“上面的山河我們尋遍了原屬于人族的百萬里山河,始終未曾找到。倒是妖域還沒找全,說不定在。”

    “也說不定不在。”

    葉臨淵笑了一句,往后退幾步拱手:“前輩,明日還有小較,小子還得去穩固穩固境界。既然事畢,那小子就先告辭了。”

    “不急。”

    萬劍星君手掌一推,將偌大的雍鼎再推到了他面前:“你現在身負火星,煉器煉丹自然是百倍輕松于旁人。

    這器鼎也被赤血煉了多年,你一并收下。”

    “這……長輩賜不敢辭,小子就多謝前輩賞賜了。”

    葉臨淵將雍鼎收進了玉佩里,原本玉佩的空間就不大,這下把鼎一裝進去就更不剩什么了。

    還好那些存糧都被二狗子消耗光了,不然都不見得能裝下這鼎。

    葉臨淵轉身走到門口,他剛準備推門而出的時候,就聽見身后的傳來聲音。

    “小子。”

    萬策星君在黑暗之中盤膝坐著,頭頂懸著那柄劍,嘴角卻露出了微笑:“你不信有九品星丹,但……

    我見過。”

    最后三個字落入葉臨淵心中,他雖心神激蕩,但也沒說什么,只是拱手告退,順手還把殿堂的門給合上了。

    ‘九品星丹……就算是煉丹出了丹云,也至少得用三味八品級別的主藥。那種神丹,真的能存在世上?’

    葉臨淵粗通陣法,對丹法器法也是略知一二,這九品星丹代表著什么,他自然清楚。

    不論那位穿越者前輩是不是真的煉出了九品星丹,都不是現在的他能圖謀的。

    如今葉臨淵心中,現在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變強!

    他隨意找了處山洞,繼續按照妖帝功法的路子運轉星力,溝通著星空之中和自己星圖里相對應的星辰,培養屬于自己的星蘊。

    可是進度始終不盡人意。

    畢竟這門功法的精髓在于吞噬他人星蘊,要是靠自己苦修,自然是事倍功半。

    “唉……”

    葉臨淵不由嘆了口氣,望著星空問自己:“難道我又得當去一次反派才行?”

    ……

    …………

    一夜過去,天色泛藍,天劍宗的晨鐘已經響了三遍。

    三宗九閣的弟子已經從居住的山峰上往主峰趕了,經過了昨天的第一輪小較,今天只剩下了六十人。

    也就是說今天會進行六十進三十,三十進十五的兩輪小較。

    眾人自然早早就到了現場,巴不得先抽簽抽中自己,好多些休息時間來補充星力。

    葉臨淵也是一樣,他早早就從冥想狀態里退了出來,在天還沒亮時就來到了天劍宗主峰的論仙臺上!

    等到三遍晨鐘響盡,人也來了不少。

    他們對著已經站在論仙臺上的葉臨淵指指點點,尤其以山河閣中人為最!

    “這小子又想搞什么名堂?”

    “難道是想第一個出場,然后多休息些時間?”

    “天劍宗能答應?這可算是舞弊了。”

    “這可不好說,你也不看看人家和九長老的關系。”

    “哦?什么關系?說來聽聽?”

    葉臨淵對于臺上那些閑言碎語充耳不聞,只是抱著手里用黑布裹著的七罪,靜靜的站在論仙臺中央。

    等到仙瓊閣的人來了,子鄂一看這陣仗,就不由扶額嘆氣。

    “完了完了,一看這架勢就知道這小子又想搞事。”

    岳武作為長老,卻是冷哼一聲:“這可是天劍宗,他就算搞事能搞什么?”

    很快,岳長老就知道了答案,并且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小子,不論在哪兒都能搞出天怨人怒的事情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500万彩票下载app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4月10号 做股票配资怎么加好友 甘肃快3走势图一定牛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360 配资炒股壹推荐卓信宝配资23 二分时时彩中奖技巧 白小姐必中选一肖 股票配资平台深圳 江苏11选5基本走势图 广西快三是不是官方开的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连号遗漏 上海时时乐历史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骗局 棋牌现金娱乐平台排行 5分极速6合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