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新世界及發現手稿卷 第一百三十章:吊銷駕照

    手稿:

    在飛船上的尤里沖上去照頭就給了宮本信長一拳:“你他媽的給瓦西里放的是哪首歌?”宮本這個時候仿佛也失去了表情,雙目失神的看著遠方,沒有焦點。尤里沖上去又想動手,Charles攔住了他,說道:“瓦西里只是想把那個耳機撞開。現在沒事了。”

    尤里回頭一看,瓦西里果然恢復了平靜,地上留下了一顆比沙皇核彈轟炸還要大的坑。科學家們紛紛松了一口氣,正在猶豫是繼續坐飛船逃跑還是返回猛犸星繼續研究,突然幾十艘飛船上的故障燈一起閃爍:“檢測到附近引力異常,請盡快駛離。”

    尤里一邊啟動最高曲率加速一邊內心狂跳不止:“心想,我靠,難道真是有小行星撞擊么?不應該啊,天氣預報也沒說這兩天會有小行星過來啊。”直到飛回M-1879932,才平靜下來。

    宮本信長面色鐵青,說道:“是我的錯,不該給瓦西里試驗超聲波。”

    Charles上去安慰了,說了一些類似“科學的道路上犯錯總是難免的”之類的廢話。

    周浩宇突然指著監視屏,說道:“快看,瓦西里叫人了。”

    眾人一起看去,只見屏幕里出現了一頭樣貌跟瓦西里差不多的巨龍,但是體積明顯大多了。這里的監視屏直接連著星際望遠鏡,可以看到百萬光年的距離。大部分的恒星在這顯示器上都只是一個光點,分辨不出太多細節,但這頭龍的樣子卻可以看清大概相貌。剛才飛船上感受到的引力異常應該就是這條龍引起的。

    只見那龍像一個小白點一樣在顯示屏快速移動,這小白點移動到猛犸星的時候,猛犸星突然不見了。打開猛犸星附近的監控視頻,發現當年在酋長星云發生的一幕再次發生了,一只星際巨龍像河馬吃西瓜一樣,張嘴就把猛犸星整顆吃下。由于一顆巨型星球突然消失,猛犸星原來的位置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周圍星體的引力關系被徹底打亂,紛紛被那個黑洞牽引,慢慢走向虛無。

    人們再次想起了第一次看到巨龍吞噬星球的場景,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象的時候大家感到的是發現地外生命的喜悅,而這一次,是對這種生物的深深恐懼。

    尤里突然問道:“瓦西里呢?我的瓦西里哪去了?”

    的確,自從那個白點出現以后,瓦西里就消失了。也不知道它是被這個巨大的同類救走了,還是被同類連著星球一起吞了,又或者被瞬間黑洞吞噬了。這一系列問題有待研究。

    而短時間內,恐怕在場的人還顧不上研究這個問題,因為他們有比瓦西里不見了更大的問題是。賽義夫和兩艘戰列艦也不見了。

    大家最后一次見到賽義夫,是他命令戰列艦準備攔截瓦西里,后來就沒人再見過他。眾人把所有飛船的錄像綜合起來,用大數據一遍遍的塞查,尋找賽義夫和同時失蹤的兩艘戰列艦的影像。這才發現在其他飛船紛紛逃離的時候,賽義夫和兩艘戰列艦還停留在猛犸星的引力軌道范圍。等猛犸星被吞噬,出現引力真空的一瞬間,屏幕被猛犸星碎裂時產生的強光干擾,看不清那兩艘飛船去哪了。

    賽義夫這個人吧,科學家挺不喜歡他。但不得不說他確實是個稱職的軍人,他第一次來是為了營救因為實驗失誤深陷險境的Charles,雖然Charles被瓦西里排出了體外自己出來了,可如果不是賽義夫發射了核彈,引起了瓦西里的應激反應,也許Charles不會那么快就被排泄出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的確是賽義夫救了Charles。而賽義夫這次來,任務是確保科學家們的安全,他也的確做到了,科學家們都安全離開了,就他自己沒有。也是人類就是這樣,當他在的時候你想起的都是他的不好,等他不見了,你想起的都是他的好。

    研究所的科學家打算自發駕駛飛船去猛犸星黑洞附近尋找賽義夫,Napoléon.趙沒讓。那一帶引力紊亂,飛船貿然過去就算是曲率引擎也不一定扛得住。

    宮本信長派了十幾架天文望遠鏡用曲率驅動送到2592000萬公里距離外去繼續觀測猛犸星的變化,這個距離剛好是光行走一天的距離,也就是一光天。在這個距離上可以看到一天前發生的事情,希望大家能仔細觀察這一天到底發生了什么,找到賽義夫。樸承勛向地球方面發了報告,請求專業的宇宙救援隊支援。

    大家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剩下的就是等待消息。消息很快就來了,不是賽義夫已經被找到,而是讓所有人員停止一切實驗,迅速撤離猛犸星域,返回地球等待調查。鑒于上次草率克隆Charles的經驗,這次軍方并沒有第一時間宣告賽義夫去世,只是說失蹤。并且通知賽義夫的家屬,一年內不得克隆賽義夫。

    周浩宇剛回地球,就被通知到聯合國總部開會。聯合國總部經過幾百年來的多次搬遷,目前位于索馬里摩加迪沙。摩加迪沙氣候宜人,有好吃的燒烤,最正宗的左中堂雞,以及美麗的海灘。但是周浩宇的心情卻不怎么美麗,所有的停機坪停車場都滿了,天上也停滿了不知道從哪里來的飛船,好像整個銀河系的交通工具都堆在這里似的,他找個停車位都找不到。周浩宇開著他那輛廉價車繞了好幾圈,眼看開會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他覺得再繞下去可能會都開完了,不得已把車直接停到了總部大門口。

    一群持槍的門衛沖過來用槍指著周浩宇,說道:“你是什么人?這里不許停車,快開走!”

    周浩宇一亮證件,說道:“我是來開會的科學家,這里不能停你們就叫拖車拖走好了。到時候要扣分還是要罰款我都認,你們把這車找個地方扔了都行,但是這個會議耽擱不得。”說著就徑直走進了總部大樓。幾個門衛面面相覷,心想:“這什么科學家,素質怎么這么低。當我們是酒店大堂的泊車門童么?”為了不影響交通,門衛只得叫來了托運飛船,把周浩宇的破車拖到了廢品收購站。

    總部里的氣氛跟往常也不一樣,來來往往的人特別多,好多人看上去就不是地球來的,你從他們臉上那種只有在外星住久了才會有的傻傻的專屬表情上就可以感覺出來。建筑里站著許多背著槍的人,也不知道是來開會還是來打仗的。周浩宇邊走邊胡思亂想想:“不會是要讓我上軍事法庭吧?我都不是軍人,干嘛要上軍事法庭呢?自己本來都已經退休了,過著悠閑的養老生活,干嘛非要在月球上買那塊石頭呢?干嘛要接受研究所的返聘呢?這到底是要開個什么會?”

    就在周浩宇由眼前的問題發散思考到“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到哪里去”的這三個哲學終極問題的時候,接到了王乾元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王乾元說道:“喂?周教授啊,我想跟您請教一個問題,您們對那種外星巨龍的研究進行到什么地步了,那個龍一般情況下會吃人嗎?平時都喂它些什么呢?喂一條龍大概多少錢?孵化龍蛋大概溫度是多少……”

    不等王乾元說完,周浩宇就打斷了他的話:“我現在正在開會,沒空聊。你要了解龍相關信息自己到網上查,好吧?網上什么都有,就這樣。”說完就掛了手機,走入會場。

    電話那頭的王乾元氣不打一處來,他早就知道這個周教授沒什么意思。要不是劉啟林讓他找周浩宇咨詢一下養龍的具體事項,他根本不想打這個電話。果然打了以后什么有用的東西都沒有,還白白受了一肚子氣。

    王乾元暗下決心,以后要把周教授列為不受歡迎的人,星途旅行社的一切業務都不接待周教授,最好連小美她們拍的電影也在開頭注明:“周教授不宜觀看”。

    他一邊想一邊撥通了劉啟林的電話:“喂,老劉啊?我問過周教授了,他說養這個龍也沒什么特別的,就跟養雞養鴨似的,無非就是大一點,好了,你先忙,我回月球公司辦點事。”

    其實王乾元回月球也沒什么特別的事,他就是想一個人靜靜。時不時的,他喜歡開著飛船到處亂轉,有時候干脆就把飛船停下,聽聽音樂,劃劃手機。在飛船里,在路上的這個時刻是完全屬于自己的。一旦走出飛船,就要面對各種各樣的瑣事,各種各樣的壓力。

    王乾元突然想到小美那個喜歡到處亂跑的王邂秋,如果自己不用上班,是否也可以像王邂秋一樣開著飛船在茫茫宇宙中四處游蕩,想去哪去哪,發現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呢?如果不是王邂秋在猛犸星發現的那塊石頭,人類還要多少年才能發現真正的地外生物,發現真正的龍呢?

    想到龍,他突然又想起那個自命不凡的周教授,想起周教授讓他自己到網上看。他熄了火,把飛船停在月球的一座環形山下,打開手機開始上網。上面鋪天蓋地都是吞星巨龍再次出現,人造幼龍不知所蹤的消息,以及聯合國開會討論研究對策的新聞。據說聯合國這次開會來的人還挺多,凡是人口過了百萬的星球都派了代表來參加。在新聞上還出現了周教授的名字,說他違規亂停車面臨處罰。還分析了原因,說之所以亂停可能是因為精神壓力過大,但也有交警曬出了周教授的亂停飛船違章記錄,有200條之多,這就不是精神壓力的問題,屬于精神問題,開完會后周教授可能面臨吊銷駕照的懲罰。

    ……

    王希咖穿越前一直很尊重交通規則,最討厭違章駕駛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14号河北快3开奖结果 海南飞鱼体育彩票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预测 淘股吧股票论坛首页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世界三大赌城之首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广东11选五全天免费计划 股票配资虚拟盘是什么意思 华泽期货配资 上海快3近50期 极速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单双20码中特官方网站 股票配资杭州雷曼期货 山西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