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不知地中有封印,荌禹拔劍驚眾人

    黑蛟見眾人變了臉色,卻不驚訝。喃喃道: “當年,逐鹿之戰,蚩尤兵敗被殺,但其尸體不腐,刀槍不入,靈魂不消不散,亦不入輪回。軒轅黃帝怕他死后作亂,抽了其魂魄,以軒轅劍將其尸體殘魂,一分為六分別封印進了諸天萬界與地仙界。而因玄明界離地仙較遠,卻受炎陽籠罩,便將幽州作為蚩尤殘魂的封印之地。是以,世人只知他的軀體封印之地,卻不知他的魂魄亦被封印,與他一同被封印的還有他的部下以及奴仆。本來封印極其穩固,那封印雖有生機,卻是因只針對巫族,長年累月下去,必會慢慢磨死他。

    不曾想,神通不敵天數,前幾日天道有異,封印竟是有崩潰之勢,雖然封印有聚靈之力,復合之能。卻因蚩尤殘魂與其手下奮力反抗,竟硬生生扛住封印,又讓那狁方驅趕妖獸,妖獸無腦,只知兇吉,獸潮沖出了一道缺口,只是愈合太快,那狁方只逃出了分身。出來之后又運用黑霧驅趕妖獸,欲擾亂天下,又讓我引誘爾等入黑水宮,欲取你們精血,以煞陣破封印,還其自由。現在封印已松,蚩尤又扛住了封印,已能吸納天地元氣,待蚩尤慢慢修復身體,必會卷土重來。”

    “這些你又是聽誰說的?”林通站了起來,沉聲道。

    黑蛟抬起了頭,望著林通,無奈道:“當然是那狁方所講。有多少真實我不知,但我猜想,必然八九不離十!”

    人群再次炸開了鍋,交頭接耳。上方各州道主亦是坐不住了,站起了身,鐵青著臉,盯著黑蛟……

    司馬龍城卻不可在群豪面前失了面子,大袖一揮,背負雙手,詢問道:“那么,你可有應對之策?”

    黑蛟眉頭緊皺,想了想,回道:“狁方曾經告訴過我,封印之地及其危險,有滅神弒仙之能,但是只針對巫族。人族不受影響,只是人數不可太多,否則封印將成殺陣,滅殺萬物。但每逢亂世,必出英雄,是以我想應舉辦比武選出年輕人杰,加上們中高手共入幽州。此來,一可選出有大氣運之人,二來各派可派強者入大陣騷擾蚩尤,讓其不得恢復。到時大陣復原,越來越強,必定重新封印他,讓他再不可翻身。”黑蛟如今已是背叛了狁方,只得一條路走到黑了……

    “何時最好?”

    “當然要陽氣最盛之時,必然是夏至最好。”

    眾人聽完交頭接耳,一言不發。本來來此,是來聽不知地之秘,不曾想竟是整個玄明界的災難……坐于椅上的各道主交頭接耳,開始商量起來。許久,方才緩緩停下,似乎商量好了。

    司馬龍城站起,上前一步,宣告天下:“玄明有難,吾欲告知天下。各派選一長老或峰主,在六月十九,于止戈城集合。另外,各派挑選年輕一輩英杰齊聚止戈城,進行天下大比,選出其中的佼佼者,隨同各派前輩于六月二十一入不知地。滅妖獸,阻蚩尤,解救玄明界之難……”

    隨后又想了許久,方才眉頭緊皺,望著黑蛟道:“黑蛟,我等既已答應于你,不傷你性命,便不反悔。只望你今日離開后,能一心向善,也不枉我等一時善念……。”

    說罷,又道:“ 開籠,放它離去!……”

    下方,王荌禹滿臉興奮,眼睛都笑彎了,轉身朝著羅劫雀躍道:“六月二十豈不是很熱鬧?這也太好了,又可以去湊熱鬧了”

    “胡說八道,此乃玄明大事,你怎看著似有喜事一般?這可是事關玄明界的存亡呢,可不是湊熱鬧。”羅劫見她異常興奮,有些無語。趕緊神色一正,對著她淳淳教誨。

    “安啦,安啦…………”王荌禹有些不耐煩,翻了翻白眼,象征性的擺了擺手。

    羅劫見她如此,無奈至極,只得又回頭望向場中。他卻沒注意,一旁的周雨嫣,已然看了他好久,她見羅劫的眼神根本沒注意這邊,隨后又征征的望了王荌禹一眼,悄悄的的低下了頭……

    場中,鐵籠已經打開。籠邊靈符道弟子,拔除了鎖在黑蛟肩頭的鐵鉤,松了鐵鏈。黑蛟面色復雜,轉身望了望四周眾人,隨后龍吟一聲,現出原型,朝著印海方向飛去。

    那黑蛟速度極快,轉眼便不見蹤跡。它飛遠后,頓住身子,轉身望著靈符山,深深嘆了一口氣,正欲再次轉身飛走。卻不料這時,一陣微風吹來,它竟像紙片一般,不由自主向著云州飄去……卻是瞬間便到了云州……遠方,一只大手由遠及近,不知伸了幾萬米,一把握住黑蛟。黑蛟被握住,掙扎不得,仿佛被握住的魚兒,正用尾巴抽打其手背。大手紋絲不動,隨后迅速收回,只是片刻便不見了蹤跡……

    闕州靈符道。司馬龍城正大聲宣布:“不知地之事已商量出了結果,只待六月十九,我玄明眾修再聚。那么下面,我們就接著進行第二件事。不過,修道之人,本應風餐雨露,不為腹中而愁,不過皆是凡人修仙,無宴總覺得缺少什么。是以我靈符道今日倒是準備了美酒佳肴,還望眾位別嫌棄。待眾位坐下后我們再進行今日之賞~現在……“開宴”……”

    話音剛落,只見天上飛來一群人。成兩人一組,得有上千人,正抬著圓桌,踏云而來。待得近了,便落下了云頭,落入場中。只見桌上擺滿美酒佳肴,靈果靈米,不得不說,很豐盛。不虧是土豪門派。隨后,那些弟子又從乾坤袋中取出圓凳,圍繞擺下……

    王荌禹在一旁見此,慫拉著的腦袋抬起。瞬間就精神了,嘿嘿笑道:“早就該如此了”。說罷,便笑拉著羅劫,一蹦一跳的往最近的宴桌趕去。陳子楓在后面呵呵笑著,也跟了上去。

    不遠處的周雨嫣,本欲伸手叫羅劫一起赴宴。見此,滿臉糾結,悄然將抬起的玉手放下,低頭不語,不知在想些什么,顯得有些孤寂。

    站于一旁的李清羨見她這般,心中輕嘆,搖了搖頭。復又故作笑臉,拍了拍她的肩,笑道:“周師妹,還在此做甚?走啊,我們赴宴去。”說著便拉著周雨嫣,往羅劫他們那桌湊了過去……

    桌上,眾位師兄師妹齊聚一桌。羅劫、王荌禹、李清羨、陳子楓、周雨嫣、何汝道等人圍桌而坐……

    一腳站著,另一腳踩在凳上的王荌禹早就按耐不住,提著酒壺便往自己杯中倒了一杯,隨后一飲而盡,還煞有其事的咂了咂嘴。

    她昨日方才喝過酒,不曾想今日便覺得很是喜歡了。待飲完杯中酒,一抬頭,只見在坐的眾人皆傻傻的望著她,她臉頰瞬間紅了紅,很快又恢復常態,自來熟的笑了笑,如無其事對著眾人道:“都吃啊,看我做甚?”隨后站著幫他們一一斟酒,方才坐下。

    坐于他對面的何汝道快言快語,朝著陳子楓疑惑道:“這位姑娘是?你們認識么?”

    “哦!這是王道友,來自云夢山,前日我們有緣,于春滿樓相識,今日便一起結隊一起上山。不過何師兄你眼花了吧。他明明身穿道袍,你怎說他是姑娘?”羅劫腦袋有些轉不過來,愣著臉回道。

    陳子楓一拍額頭,暗道:“傻師弟!”

    “春滿樓?山下那煙花之地?紅塵蝕骨之處?”

    “咳咳,師弟!不是我說你,你們怎可去那種地方?”

    豁然,桌上眾人瞬間炸開了鍋,皆是有皺著眉頭。李清羨更是深深望著兩人,心中有些反感:“他們怎喜去那煙花場所?”

    “額,我師兄帶我去的啊!別說,那里的酒還真挺烈的……”

    “…………”眾人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剛剛還說春滿樓,怎么轉身便說到酒了!!

    陳子楓滿臉無語,捂住額頭的手復又捂眼,這傻師弟口無遮攔,竟還順便將他賣了……只得訕笑解釋道:“我們沒找到客棧,只得找了這么個喝酒的場所!”

    只有對面的何汝道有些較真,還糾結羅劫開始所說,朝著羅劫認真道: “羅師弟,你這王道友是女扮男裝都看不出來?你看他面白無須,又沒喉結,怎么不是女人?”

    “啊?我說你怎么身上有香氣呢。那你還跟我們稱兄道弟?而且那晚還……嗚嗚……”羅劫聽的有些懵,正轉身將她上下仔細看了遍,又要放雷。

    王荌禹臊的滿臉通紅,哪敢讓他說下去,趕緊一把捂住其口,隨后在他耳旁輕聲威脅道:“你再敢說,看我打不打得死你?…………”說罷揚了揚拳頭。

    羅劫望著拳頭,急忙點了點頭,表示不開口了。但其他師兄弟們,卻是一臉曖昧,耳朵都豎了起來。想偷聽他們說著什么……

    一旁的陳子楓見此,又活躍了。神神秘秘朝著眾人小聲道:“不就是想聽那晚之事么,問我啊。”

    “還敢說?”眾人一臉曖昧的笑意,伸著腦袋,正欲問話,卻見王荌禹臉上掛不住了,惱羞成怒,從乾坤袋取出一劍,對著陳子楓提劍便砍!

    “不說了,不說了。這不是沒說么?”陳子楓見砍來的劍離他腦袋只有一寸左右,只感覺此劍仿佛鎖定他似的。嚇的渾身汗毛都炸開了,腦門直冒冷汗,趕緊舉起雙手,臉上陪笑認錯。心中不禁想到:“真彪悍啊!師弟恐怕降不住呀!…………”

    王荌禹這才轉身,一腳踏桌,環視一圈,又提劍指著眾人,惱怒道:“誰還敢問?”

    眾人危襟正坐,一副君子模樣,連連搖頭。

    只有何汝道征征的望著那把劍,眼珠都要掉下來了,隨后驚得跳了起來,指著那把劍結巴道:“仙……器?這是仙劍?”

    眾人聞言,腦袋轟然炸開,眼睛齊刷刷朝著那把劍仔細望去。

    只見此劍通體長約三尺六寸,寬一尺八寸,劍刃幽藍,寒光閃閃,印有諸天星斗,日月山河,上有若有若無的流光緩緩閃動。而劍柄不知何木打造,刻有太極八卦,五行九宮。卻不知此劍有詩,詩曰:

    南海仙金鍛鋒刃,云夢桃木筑劍柄。

    八卦爐中淬火煉,三味真火當主根。

    天河恒沙附劍體,上含幽光印星辰。

    九九八一方成胚,弱水天河洗其身。

    通體幽藍似汪洋,諸天星斗劍自橫。

    陰陽八卦入道家,自成仙器顯威能。

    妖魔鬼怪渾身僵,魑魅魍魎心如焚。

    佛門道家念慈悲,此劍威名號君紋。

    王荌禹見眾人征征的望著此劍,眼睛都綠了,跟狼一樣,急忙悻悻的將劍放進乾坤袋,有些不自然的皺了皺鼻子,喃喃道:“一把仙器而已,怎的成了這般模樣?”

    她卻不知一把仙劍對于諸天萬界的含義。就拿玄明界為例,很多大派,鎮派之寶都只是靈器,有些更是連靈器都沒有。仙器!那可是得在地仙界方才能見到。

    眾人這才回過了神,面面相覷,都還在平穩情緒當中。一時間這桌安靜的有些詭異。

    他們哪里見過仙器,只是聽過。若不是何汝道認出,恐怕他們都還不知道,傳說中仙器竟是這般模樣。

    一旁,陳子楓突然激動的一把攬住羅劫脖子,傳音道:“發財了!!師弟,你娶了她,我們就發財了!臥槽,這仙器說拿就拿。分明就是個富婆……”說罷,使勁搖晃他。

    “咳咳……咳” 羅劫被搖的,連連咳嗽,腦袋有些發懵。隨后臉色通紅,暗自吐槽著:“師兄真沒節操,竟然叫我去追那王荌禹,我與人家又不熟……真是能幻想……”

    一邊,周雨嫣望見眾人吵吵鬧鬧,自己卻連話都摻不進去,情緒低落下來,坐在凳子上一言不發,手指不停的絞著。坐在她身旁的李清羨見此,微不可聞的嘆息一聲。

    這時,廣場上方。司馬龍城站了起來,隨后命人抬出了一些寶物,然后大聲笑道:“眾位,今日這些寶貝,乃是我與幾位道主共同籌集,嘉獎于此次斬殺妖獸眾多的天驕們。以賀天下道門,解了玄明界之危”, 說罷,便開始分發獎勵。

    “虞州離恨道大師姐譚卿悠,帶領弟子獵殺妖獸無數,特此獎法器玉如意一柄”

    遠處有一桌,一身穿樸素道衣的女子,緩緩站起身來走向前方。道衣隨樸實無華,卻掩蓋不了其出塵的氣質。她走至眾道主身前,臨近了便施一禮,取了如意后,轉身面無表情的回了座位!

    又聽司馬龍城道:“南洲白龍山大師兄封千,帶領其山中弟子在南州清理妖獸,功績彪炳,特獎黃沙符五張!”

    不遠處又走出一人,此人白衣加身,風度翩翩。只見他手中持劍,走至前方,眼目低垂值了一禮,隨手取了金符,轉身回轉……

    …………

    ………………

    “云州玄蒼道三陽峰弟子羅劫,因在闕州除妖有功,拯救眾人擺脫喪魂煙有功,獎勵靈器衡玉印一枚!”

    場中眾人一聽。隨后竊竊私語,別人都是大師兄大師姐,到了這玄蒼道竟是讓一個普通弟子拔了首功!

    何汝道坐在桌上,倒是一臉不以為意,他乃道癡,只注修道,根本沒有爭強好勝之心。而且五峰一直以來,關系極好,誰得那靈器都不影響。

    倒是羅劫剛站了起來,便有人冷嘲熱諷,嗤笑道: “玄蒼山沒人了,竟讓一普通弟子出了風頭!真是好笑”

    羅劫愣了愣,陳子楓幾人亦是站起,朝著聲音看了去。只見不遠處有一人,懷抱著劍,靠著桌子,正一臉不屑的望著這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捕鱼达人HD老版本 基金配资平台是什么 山西快乐十分钟走势 福建快3平台 浙江11选5任三技巧 福彩3d预测最准专家 江西快3预测 华运股票推荐 山东11选5精准计划 足彩的五种玩法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 上海今天11选5开奖走势图 真钱捕鱼游戏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视频 甘肃11选5开奖怎么玩 pk10技巧图 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