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烏斯城 第六章 咱們家還是有錢的

    葉撼伸了伸舌頭道:“可是咱們家已經窮到這種地步了,連吃飯都成問題,還拿什么供我上學?”

    葉戰微微一笑,道“我就猜到你會這么說,我現在就告訴你,其實咱們家還是有錢的,只不過一直拿不出來用而已。”

    話剛說完,葉戰就得意的將中指上的戒指拿了下來,然后在葉撼面前晃來晃去的炫耀一番。

    “額……這……”葉撼看著父親的舉動,顯得有點啞然無語。

    卻只聽葉戰道:“這就是錢呀,有了這些錢別說是上個區區的瓦剌學院,就算要買上幾百枚昂貴的中上品丹藥也是可以的。”

    “哦,我知道了,你的這枚戒指很值錢,那可以賣多少錢呢?”葉撼一臉恍然大悟般的說道。

    “誰說我要賣戒指了,我的意思是要把戒指里面的錢取出來用。”葉戰解釋道。

    “這么小的戒指,里面能有錢?”葉撼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父親。

    “別廢話了,照著我說的做就行了,用你的血滴在這上面,然后向它注入玄氣,將漂浮在玄氣中的那些金幣直接拿下來就行了。”葉戰吩咐道。

    葉撼拿起匕首對著自己的左手食指,微一猶豫,旋即輕輕的劃了一道口子,將一滴血水滴落在這枚銀烏色的看起來顏色有點黯淡的戒指上。然后運起玄氣注入進去,果然看到很多金光閃閃的金幣漂浮在玄氣之中,他高興得連伸左手將其摞了一大堆放在地上,伸手還待再去摞,卻被父親拉住了手。

    葉戰道:“行了行了,拿了這么多得了,再拿的話這房子都放不下了。”

    葉撼也只好意猶未盡的訕訕的收了手。

    ……

    收拾好這些金幣后。

    葉撼驚喜不已的問道:“爹爹,你怎么會有這么多錢的?”

    葉戰笑道:“這枚戒指是咱葉家祖傳下來的,里面的金幣也是從祖上就積累下來了,我存在里面的也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葉撼張大了嘴巴,哇了一聲,道:“想不到咱們葉家居然這么有錢,這些錢應該夠咱們用一輩子了吧?”

    葉戰笑道:“錢怎么會夠用呢?這些錢咱們要把它拿去運作起來,重振咱們葉家的名門望族的大家族的聲望,只是現在實力還不允許。”旋即轉頭看著葉撼,正色道:“你未來的道路非常艱巨,背負著整個家族的巨大使命啊。”

    他也知道現在就將這些無比重大的重任告訴一個九歲多的孩子,是有點殘忍,但他也知道這種事至關重要,絲毫含糊不得,教兒還需趁早好,只有時時的教育與警醒,在其心中留下一個堅定的信念,才能創造他的堅毅與成熟。

    卻是聽葉撼道:“爹爹我一直都知道的,我們要強大起來,不要因為比別人弱而受到他們的肆意凌辱。”

    葉戰聽了這話,雙眸一亮,一把的將這個幼小的兒子摟在懷里,他能很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堅毅已使得他長大了許多,在今后的修煉道路上他對他的信心又更堅定了一分。

    葉撼突然的驚呼一聲,跳了起來,葉戰也被他這突如其來的驚呼嚇了一跳,急問道:“撼兒,怎么啦?”

    “怎么會這樣呢?”葉撼向父親喊道。

    “什么怎么樣了?”葉戰急促的問道。

    “你看,我剛才的這個手指不是被我劃破了嗎?怎么現在又完好無損了?”葉撼將左手食指伸向父親面前,疑惑的說道。

    葉戰看了一下他的食指,若有所思起來,突然道:“肯定是匕首,你不是說你掉下去的時候都受了傷嗎?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好了嗎?沒錯就是它。”

    葉撼一臉興奮的拿過匕首仔細的端詳起來,對著它說道:“好匕首,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匕首,你放心吧,只要你對我好,我一定會對你好的,你現在是劍魂是吧,我會幫你恢復到你往日的輝煌的劍帝的。”說完就將它如抱個玩具般緊緊的將它抱在胸前。

    過了片刻,葉撼明眸滴溜溜的一轉,又向父親道:“爹爹,咱們家還有沒有打架比較厲害的功法?又或者可以打架的什么的都行。”

    “嗯,是該教你一些斗技了,省得你天天都被那些兔崽子欺負。”葉戰點了點頭,說道。

    葉撼一聽此話,高興得跳了兩尺多高,連忙催促道:“快教我,快教我。”

    葉戰背負著雙手,思索了一下,道:“你現在僅積玄氣兩段,如果和那幫兔崽子硬拼的話是拼不過他們的,那為父就教你一套為父生平最得意的離元三三步吧。”

    “離元三三步是什么東西,打架厲害嗎?”葉撼雙眸一亮,迫切地問道。

    “是一種奇妙的步法,考慮到你目前修為較低,不能和別人硬碰硬的對拼,這門步法對你的作用很大,你雖然打不過別人但別人也奈何不了你。”葉戰一本正經的說道。

    “真有這么厲害嗎?”葉撼喜道。

    “我現在就讓你開開眼界,不相信的話就來抓我試試吧。”葉戰微笑道。

    “好。”話音剛落,葉撼已猛然的向他沖了過來。

    葉戰向他笑了笑,旋即展開步法,左三右三,右三左三,亦或是前三后三,后三前三的步法,讓得葉撼始終抓不到自己分毫。葉撼無論如何也抓不到,心下一計較,咬牙暗道:“我就不相信抓不到你。”

    他發了一股狠勁,一直對父親緊追不舍,他現在心里只有一個目標,已認了死理,抓不到之際絕不罷休。將近半個小時的追逐,使得葉戰額頭汗珠直冒,在跑下去就快筋疲力盡了。

    “停吧,跑不動了。”葉戰做了個打住的手勢,氣喘吁吁的走到旁邊的凳子上坐下。

    葉撼也只好停了下來。

    “怎么樣,這套步法還可以吧?”葉戰雖被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但還是露出一臉得意的表情,說道。

    “這步法是挺好,就是萬一跑累了,豈不是又被人家逮了個正著了嗎?”葉撼看著大汗淋漓的父親,然后微微的搖了搖頭的說道。

    “你怎么能與我相比呢?我現在就是個普通人,而且天天喝酒,都有很多年沒有鍛煉身體了。”葉戰聽了兒子的話,不服氣的說道。

    “哦,也是,那如果我跑的話,那群烏龜王八蛋豈不是追不上我了?這步法真好。”葉撼小腦袋微一思索,高興的說道。

    緊接著又道:“那你現在就快教我吧?”

    “你個臭小子,現在怎么教你啊,你沒看到為父現在累得起都起不來了嗎?”葉戰一臉沒好氣地說道。

    葉撼訕訕的笑道:“那你先休息,先休息。”話剛說完,突然靈光一閃,若有所思起來,想著想著,眉頭深皺了起來,過了片刻,又眉頭慢慢地舒展了開來,最后眉開眼笑的在原地前后左右各三步的學著父親的步法走了起來。

    “我學會了。”葉撼高興的跳了起來。

    葉戰瞠目結舌的看著兒子,看他剛才越來越嫻熟的步法,很顯然他已經領會了。

    自己當年學這套步法的時候那可是學了三天才領會的呀。

    葉撼正當高興之際,突然又道:“可是如果一大堆人圍了上來,我豈不是跑不掉了嗎?”

    “這個問題問得好,這步法本來是從一對一開始的,但只要你速度足夠的快,你就可以用這步法瞬間繞過每一個人,然后將他們分散開了,你初學之時,速度不夠快,一旦有眾多的人與你糾纏,切記要第一時間脫離他們的包圍圈。”葉戰不緩不慢的解釋道。

    “嗯,我知道了。”葉撼鄭重的點了點頭,向父親笑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上海时时乐在线购买 今天四川快乐12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和值 在线理财平台那个好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新疆福彩喜乐彩开奖号 股票推荐 新浪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股牛配资 江西多乐彩综合走势图 北京通州股指期货配资 股票涨跌原理 股票涨跌是由谁决定的 三明配资炒股 香港五分彩人工计划 长城配资 秒速赛车官方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