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消失地 第十八章

    “泰勒閣下?”失了神的泰勒盯著艾玲,讓她有點不自在,許久沒有回話的泰勒聽到庫樂的喊聲才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有些失禮,連忙道歉。

    “哦,艾玲閣下,不好意思,有些失禮了,沒想到在這里能見到您。”泰勒才明白那股濃郁的藍色氣息就來自于艾玲,距離那場戰爭已經這么久了,可艾玲看起來就如同二十多歲的小姑娘。

    “無妨,聽庫樂說你們是來探查第四軍團的動向,是收到什么消息了嗎?”庫樂示意屋里的人都出去,只留下他們三人。

    “您請看。”庫樂拿出那封被雷德主教開啟的密信交給她,并解釋道:“大概一個多月之前,布雷特境內的幾支軍團開始大規模騷擾瑞卡瑞文山脊附近的行省,里奇主教覺得他們想要奪取氣息源泉,為了以防萬一,讓我帶著密信來雷德。”

    艾玲認真將這封密信看完,嫣然一笑,說道:“里奇啊,他已經是主教了,時間過的真快,不過你們為什么會這么在意第四軍團的動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第四軍團沒辦法越過梅森森林吧。”

    “我也不清楚,我的任務只是將這封密信送到,至于來這里是雷德主教和我一起商量的結果。”泰勒照實回答。

    “庫樂,你覺得呢?姐姐她為什么要讓布雷特的人深入雷德內陸來探查?”艾玲問道。

    “主教覺得有必要了解第四軍團的動向,如若他們真對氣息源泉有異心,雷德境內的布拉特定然會有動作,而且主教有意想要前往探查熔爐城堡的情況。”庫樂低著頭說道。

    “哎,所以她還是對我不放心嗎?”艾玲嘆氣道:“罷了,這位泰勒閣下,既然你是布雷特的祭祀,那么有些事情我不能和你說,所以委屈你了。”艾玲輕輕拍了一下泰勒的肩膀,隨后他便沒有了知覺。

    再一次醒來,泰勒已經身處回城的路上,也不知道這次昏睡了多久,只覺得肚子餓的夠嗆,他和貝多一起被人抬著,體內的氣息被人強行封印,雖然充裕,可無法運轉。

    “這是在哪?”掙扎著坐起來后,泰勒看到身邊庫樂正在隨行隊伍中。

    “泰勒閣下,你醒了,抱歉,讓你受苦了,我們現在正在奎息沙漠,距離下一個駐地不遠了。”庫樂一臉歉意的說道。

    “奎息沙漠,這不是前往極地的路嗎?我們不回雷德要塞?”奎息沙漠位于圣托馬爾山脈南邊,是一個比戴澤利爾沙漠更加荒蕪的地方。

    “暫時回不去了。”庫樂表情有些不對。

    “為什么?出什么事了?”泰勒問道,但是庫樂這次沒有回答他,似乎有些難言之隱,只是默不作聲的隨著隊伍前進。泰勒心里十分不安,努力回想著自己昏迷前的事,想起來神諭者艾玲似乎對自己做了什么,難道她要對自己不利?之前短暫的交談中,他能聽出來艾琳對于布雷特有著很深的成見。

    沙漠之中,除了風沙與腳步,在沒有任何聲音,沒有了氣息的保護,泰勒只能任憑他們托著自己,身邊的貝多仍然在昏睡,之前的傷口已經漸漸愈合,氣息也變得平緩,除了長時間被封印氣息帶來的虛弱外,他似乎已經沒有大礙。庫樂都沒法治愈的傷口,想必只有神諭者艾玲能有如此強大的生命氣息能夠治愈,只是為何他們沒有會雷德呢?泰勒深知自己除了聽從他們的指令外別無他法, 只得重新躺下來,保存體力,自己還是太弱小了,如果一路上沒有庫樂和這群雷德士兵,自己怕是早就被布拉特和野獸撕成碎片。

    沙漠中行進比泰勒想象中更加艱難,其中難以預測的風沙便是擋在他們面前最大的難題,還有隨處不可見的流沙和暗道,一不留神就可能陷在里面再也出不來,他們走了一天一夜,還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天色漸暗,所有人只能原地駐扎,庫樂讓所有人盡可能的聚集在一起,夜里沙漠的溫度會降的很快,而且此處沒有任何遮蔽,一旦有什么危險他們也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士兵們圍成一圈,庫樂則和幾名祭祀一齊設下屏障,隔絕他們一行人的氣息。

    “庫樂祭祀長,我們到底是要去哪?”泰勒忍不住問道,可是庫樂沒有理會他,只是在專心為士兵們恢復,泰勒心里越來越沒底,雖然他不能說完全了解庫樂,但是一行幾天也能看得出庫樂是個什么樣的人,心直口快,確是一個爽朗之人,沒有見他如此沉默寡言,泰勒心里有些不舒服,好歹自己也是布雷特的特使,如今這叫個什么事啊。

    “大家好好休息,明天天一亮繼續趕路。”庫樂撣著衣服上的沙塵,說罷便閉著眼睛不再理會他們。

    這太反常了,他們不會要把我囚禁到極寒之地吧,泰勒心里有些打鼓,可是自己就是一個小小的布雷特祭祀,他們也犯不著啊,要是真對自己不放心何必還讓他一起來圣托馬爾呢?泰勒想不通,但他很快就釋然了,既然想不通也就不想了,反正現在自己的生死掌握不在自己手中,還擔心這些干什么呢。

    夜晚的沙漠,看起來更加凄涼,黑暗中,泰勒望著天空,除了昏暗的沙塵外,沒有一絲光亮,他不由得想念布雷特的夜晚,那幅燈紅酒綠,流光溢彩的畫面,雖然自己不喜歡,可是相比現在他更希望在那幅畫面中。

    “艾玲祭司長,您回來了?”睡夢中,泰勒又一次感受到那股充裕的生命力,難道神諭者也與他們同行?泰勒趕緊收拾一下自己的著裝,準備出帳拜見,誰知還沒等他出去,艾玲就徑直向他走來,在他帳前停下。

    “泰勒閣下,是否已經入睡?”

    “并沒有。”泰勒拉開帳帷,看到神諭者身上滿是風沙,蒙著臉的紗布也被風沙染成黃黑色。

    “庫樂,你也進來,泰勒閣下,我有事需要與你商議。”說罷,庫樂便也踏進他的帷帳內,隨后艾玲將手中法杖插到地上,一個及其濃郁的藍色屏障便將他們包圍,一瞬間,帳外的風沙撕裂之聲便消失了。

    泰勒滿臉疑惑不解,艾玲見狀,便露出笑容,說道:“這位布雷特的祭祀,貿然將閣下帶到這里,實屬無奈,我想你先在很想問我,我們這是要去哪吧。”

    泰勒點了點頭,艾琳的聲音很清澈,就如同她那股清澈純凈的藍色氣息,讓人感覺很舒服,艾玲見他如此好奇,便從腰間行囊中拿出一塊寶石模樣的東西遞給他,泰勒雙手接過后,仔細端詳著,這塊石頭似乎被某種力量切割成兩半,他手上的是其中一半,切割面十分平整光滑,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塊石頭的硬度應該是一般刀刃無法傷及半毫,因為手里感覺得到它的重量,雖然小可重量卻不輕。

    “這是什么?”泰勒問道,這塊石頭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奇怪之處。

    “閣下,你再看。”艾玲說著,將她的手指輕輕點在石頭之上,瞬時間,這塊石頭變得幽藍詭異,不僅如此,整個大帳中似乎也充盈這股奇妙的氣息,突然間,泰勒感覺手中之物如同千斤,自己體內被封印的氣息似乎在不停的沖擊著桎梏,讓他胸口和小腹脹痛難忍,不得已將它脫手,艾玲則一把將起抓住,重新舉到泰勒面前。

    “這是何物?”泰勒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它體內似乎蘊藏著及其恐怖的氣息能量。

    艾玲與庫樂相視一笑,說道:“怎么,泰勒閣下,你們布雷特祭祀教會不曾告知你們何為上古神物嗎?”

    上古神物?難道,這就是傳說中布雷斯特王朝分裂后遺失的神器之一?泰勒重新端詳著這枚小石塊,幽深靜謐的光芒中,泰勒有點恍惚,似乎聽到數千年前它的主人帶著它在戰場之上拼殺沖鋒之音。

    “泰勒愚鈍,尚不知此為何神器?”泰勒搖著頭說道,布雷特對于神器的探查自然不會忘記,只是記錄在冊的史料中,泰勒不曾聽聞哪種神器如同石子一般。

    “泰勒閣下,再想想,不覺得這種氣息很熟悉嗎?”庫樂說道。

    泰勒滿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庫樂,便再一次用自己的手指觸碰它,仔細感受它的氣息,泰勒這才感覺到一股股藍色氣息如同細絲滿藤,順著他的經絡一點點纏繞著向上攀爬,幽藍的光芒就像火焰一樣,不斷炙烤著他體內的氣息本源,忍住自己胸口的脹痛感,泰勒突然發現這股氣息似乎與自己的氣息系同本源,不一會兒他體內就充斥著這股幽藍之息,不斷與自己的深藍氣息交融著,只不過自己的氣息似乎很怕它,雖然畏手畏腳的但還是在源源不斷的汲取著它的力量。

    “這是藍色氣息本源?”泰勒這才明白,這塊石頭內所蘊含著的正是萬物之息中藍色氣息的本源,那就意味著,這塊石頭曾經是諸神之物,所以才能夠殘留這等本源之息,所以說是上古神物,并沒有錯。

    “果然,只有你們布雷特的人才能夠感知這種氣息本源,沒錯,這便是曾經諸神之一,你們布雷特的生命之神米薩爾的頭冠寶石。”艾玲將起收起說道。

    “蒙塔斯虛靈之冠?”要說這個東西,泰勒可就熟悉了,身為布雷特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這神器,如今這枚頭冠還供奉在英雄神殿之中,被封印在諸神之像的頭頂,這也是他們布雷特唯一保存著的神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网赌把自己赌废了2018 双色球走势图 太阳能股票推荐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pk拾赢彩专家 彩库宝典下载2016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十一五 陕西快乐10分推荐号码 佳永配资_股票配资网|最专业的配资平台 查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白小姐四肖中必选一肖 那种理财平台比较靠谱 北京pk10技巧 江苏快3和值走势图 北京幸运赛车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