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山民樸實

    泥土為基,木頭為墻,草木黏土混合為瓦,房子簡陋的不能再簡陋,準確來來就是個避風場所,地面還長著嫩草,一張木頭搭建而成的老舊床,上面鋪著干草,連被子都沒喲,除此之外,房間里什么都沒有,連門都欠奉。

    領路壯漢打著手勢說了幾句,示意秦天不要亂走動,見秦天實在是聽不懂,便回去了,秦天察言觀色,勉強能猜個大概,看看簡陋的房間苦笑起來,估摸著這里是村民們提供的住所了,不過也好,起碼比原始森林強多了。

    秦天掀開床上的枯草看看,確定下面沒有蜈蚣,毒蛇之類的后放下背囊,左右看看,來到門口觀察地形,前方是連綿起伏的群山峻嶺,自己居然活著走出來了,想想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一想到夭夭還在敵人手中,就沒有了自豪感。

    村民們并沒有放松警惕,依然有人在盯著自己這邊,好在沒有敵意,不去招惹就是,有個住所就不錯了,自足常樂,秦天是個樂觀的人,很快想開,回到房間拿起交換來的食物吃起來。

    已經好些天沒好好吃一頓飽飯了,這種面粉、雞蛋和土豆混合烤出來的大餅味道還真不錯,吃飽喝足,喝了點水,秦天拿出武器保養起來,任何時候,武器就是生命,必須保證良好的性能和使用狀態。

    做好了武器保養,天色已經暗淡下來,秦天估摸著村民們也不會來打擾自己,但出于安全考慮,還是在門口設置了兩枚絆雷,以防萬一,之后,躺在干草床上休息起來,想著心事。

    已經過去那么久了,夭夭斷了線索,茫茫人海難以尋覓,總部想必也急瘋了,戰場上違抗軍令,這罪太大,也不知道被開除沒有?會不會上部隊通緝令?哎,不管了,必須盡快找到夭夭,只是,怎么找呢?

    想了好一會兒,沒有更好的辦法,不知不覺中睡了過去,實在是太累了,一個人的戰斗最大問題就是沒人協助,分擔點什么,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人的精力是有限了,已經好幾天沒好好休息過了,鐵打的身體也熬不住。

    不知不覺中秦天昏睡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外面有人喊,猛然驚醒過來,發現天色已經放亮,大驚,要是有敵人摸上來自己豈不是已經死了?后背發涼,生出一陣后怕來,迅速起身,拿起武器來到門口一看。

    還是那名和自己打交道的壯漢,正在外面不遠處喊著什么,并沒有進來的意思,秦天不動聲色的瞟了眼附近草叢,兩枚絆雷還在,如果對方再往前兩米左右,就會觸碰到絆雷,好在對方沒有惡意,否則必死無疑。

    秦天馬上換了副表情上前去,見對方手里拿著食物和清水,估摸著是來給自己送吃的,快步上前,不動聲色的跨過絆索,接過食物道謝,對方擺擺手,轉身離開了,秦天想了想,示意對方稍等。

    壯漢不明所以,停下來好奇的看著秦天,秦天快速返回房間,將背囊里多余的東西全部拿出來,只留下狙擊槍,獵刀和一個急救包以防萬一,狙擊槍和獵刀都是特制的,獵人部隊專屬,流出去容易暴露身份,但其他東西無所謂,馬上就要進入人類生活區域,其他裝備帶著是個累贅。

    秦天捧著這些東西快步出來,遞給了壯漢,壯漢明白過來,感激的笑了,第一次露出了真心的笑容,眼睛落在軍刀上,顯然很喜歡這種軍用裝備,歡喜的給秦天鞠躬,然后急匆匆去了。

    “真樸實啊,可惜生活在這個戰亂國度。”秦天有些同情的說道,快速回到房間,忽然看到墻角放著一把標槍,這才想起遺漏了,不過,一想到標槍上面軍刀抹了那條五彩斑斕的不知名毒蛇毒液,送人反而不好。

    秦天拿起標槍看看,拆下軍刀放回刀鞘,插在腰上藏好,拿起食物吃起來,還是熱乎乎的大餅,估摸著大餅是這里的村民口糧,味道確實不錯,秦天三兩口吃完,喝了些水,感覺體力恢復不少。

    一個晚上的沉睡讓秦天精力也恢復不少,其他感覺狀態不錯,看看已經敞亮的天色,該上路了,便將狙擊槍拆成一堆零配件裝背囊,獵刀也放進去,然后背上,手槍插在腰上,兩個手槍彈匣放口袋備用,吉利服和作戰服已經送給了壯漢,只能穿著貼身的黑色T恤上路了,好在不算冷。

    秦天走出門口,快速拆掉絆雷,將僅剩下的兩枚手雷放口袋備用,就看到壯漢急匆匆回來,抱著一堆本地人的衣服,不由笑了,迎上去,接過對方衣服換上,就連褲子也換下來,軍靴也換成布鞋。

    很快,秦天就從上到下換了個遍,全部都是本地人裝扮,不注意看還真難以識破,再戴上一副眼鏡遮擋眼鏡的話,就更完美了,可惜壯漢帶來的東西里面沒有,秦天將換下的作戰褲,軍靴都遞給了對方。

    對方歡喜的接過去,連連道謝,示意秦天稍等,秦天沒聽懂,好奇的看著對方急匆匆離開,苦笑著搖搖頭,朝山下面走去,沒走多久,就聽到有人喊,回頭一看,是壯漢急匆匆返回來了,說著什么,很著急的樣子。

    秦天停下來好奇的看著對方,見對方拿著一些東西過來,沒多久來到更前,將袋子遞上來,秦天接過去一看,簡陋的布袋子,里面裝著十幾張大餅,足夠自己吃兩天的了,大喜,有了這些食物自己就更方便了。

    這時,壯漢遞上來一沓花花綠綠的東西,秦天接過去一看,估摸著是當地人用的貨幣,不由笑了,也不矯情,收了起來,道謝后離開,順著小路往前走,中午時分來到一條河邊。

    河邊居然有個碼頭,有人擺渡,幾個人在等船,秦天警惕的看看四周,確定沒有危險后用圍巾包裹著臉龐,只露出一雙眼睛在外面,當地人大部分都這幅打扮,倒也不會引起懷疑。

    假期結束了,大家又開始忙自己的事了吧?祝大家一切順利,記得投票給老狼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上海快3走势图200分布图 捕鱼娱乐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辽宁体彩11选5技巧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k图 上证指数行情新浪财经 河南481泳坛夺金官网 云南时时彩怎么玩法 上海期货配资宋钱 青海西宁快三app 幸运农场可以在手机上买吗 山西11选5玩法规则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 大盘 四川体彩金7乐今天开奖号码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江西十一选五最新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