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去向難定

    寬大的會議室內。

    秦天和總部通話結束后找到了沈峰,沈峰帶著秦天來到這間會議室,陽光透過潔凈的窗戶玻璃照射進來,會議室給人一種寧靜、祥和的感覺,和外面的血雨腥風格格不入,秦天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有些走神的看著窗外。

    這時,三名中年人急匆匆進來,沈峰迅速給秦天介紹,都是公司高層,三名中年人也看到了秦天的戰斗,很是感激,紛紛代表公司和個人表示謝意,一番簡單寒暄過后,秦天看向三人,臉色沉重地說道:“必須盡快撤離才行。”

    “是啊,可往東的路沒辦法走,船又在東邊。”一名公司高層無奈的說道。

    秦天沒有接話,看向沈峰,沈峰想了想,無奈地苦笑一聲,秦天一看就知道大家現在都沒有更好的辦法,便說道:“拿一張這里的地圖給我。”

    “沒問題。”沈峰滿口答應道,迅速從一個架子上找來了地圖。

    秦天接過地圖攤開,沈峰熟練的指了指地圖上的一個位置,表示大家所在地,往東只有一條路,往南是當地首都所在地,往西是秦天來的路,而往北是茫茫大山,無路可走,秦天看著地圖沉思起來。

    大家也沉著臉想心事,這一仗雖然打贏了,卻高興不起來,所有彈藥都用光了,沒辦法繼續打下去,就看戰場上能不能繳獲一些了,但三十名安保人員還能打的只有七人,五人受了重傷,其他全部犧牲,可謂損失慘重,雪上加霜。

    敵人如果惱羞成怒,迅速反撲過來,最多兩個小時就能到,換言之,留給大家的時間不多了,是打還是走,打又應該如何?走又應該如何?三名高層不懂軍事,看向沈峰這個安保隊長,沈峰一時也沒有更好的主意,沉思起來。

    過了一會兒,秦天忽然抬起頭來,看向三名高層,最后目光落在沈峰身上,沉吟著問道:“有沒有足夠的車輛護送大家走?如果只能步行,那就麻煩了。”

    “你的意思是撤?”一名高層追問道,見秦天點頭,便繼續說道:“車應該夠了,大家擠擠就是,只是,太危險了,怎么撤?”

    “是啊,想要回國就只能往東走,到達海港后搭乘軍艦回去,可問題是往東正好是反叛軍的地盤,他們不會允許我們撤的,撤退就是自投羅網。”另一名高層不甘的提醒道。

    “大家別急,先聽老弟說。”沈峰趕緊插嘴說道,一起并肩戰斗過,沈峰知道秦天不是沒腦子的莽漢,相反,戰術指揮能力很強,這一仗能打成這樣全靠秦天的戰術部署,否則,大家根本不能在這里說話了。

    三名高層交換了個眼神,紛紛點頭,不再多說,秦天看了沈峰一眼,指著地圖說道:“往北肯定不行,茫茫大山,翻閱不過去,就算敵人不追擊,大家也無法穿越森林回國,往西也不行,我從西邊過來,那條路太遙遠,大家堅持不到回國,往東是自投羅網,咱們往南。”

    “往南?不可能。”一名高層當場否決道。

    “嗯?”秦天驚訝的看向對方。

    這名高層見秦天沒明白自己意思,便解釋道:“往南的路肯定被政府軍封鎖,他們已經和我國斷絕關系,這背后肯定有骯臟的政治交易,說不定我們就是交易的籌碼,政府軍不會直接攻擊我們,畢竟我們國家強大起來了,他們可以選擇斷交,但不敢直接攻擊我們,會有所顧忌,但不會讓我們入城,并通知反叛軍。”

    “你的意思是反叛軍和政府軍是一丘之貉?”秦天驚訝的追問道。

    “可能性很大。”另一名高層補充道。

    “我剛來這個國家,給我說說政治形勢。”秦天追問道。

    這名高層看了沈峰一眼,繼續說道:“好吧,原任總統跟我們國家關系密切,但這個國家發生了政變,政變背后有山姆大叔的影子,新上任的總統和山姆大叔關系密切,加入了自由世界陣營,自然要和我們劃清界限,拋棄我們。”

    “更重要的是,西方世界希望這個國家徹底投入他們懷抱,最好的辦法就是逼當地政府與我們為敵,就算不直接沖突,也不能管我們,所以,政府軍會封鎖路口,不允許我們入城,然后通知反叛軍過來,這么一來,政府軍就變相與我國為敵了,起碼站在對立面,而反叛軍可以通過綁架我們獲得一大筆賞金,至于西方國家,兩頭得利,左右逢源。”另一名高層補充道。

    “沒錯,這種手段西方國家沒少干,他們的特工最擅長這種顏色革命了,犧牲的只是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這幫該死的混蛋。”另一名高層也難道說道。

    秦天聽完大家的講述后內心大驚,感覺到了形勢的迫切和嚴峻,沉思起來,隱隱感覺這背后的一切仿佛都和西方山姆大叔有關。

    山姆大叔這是在利用這家公司的人質逼新上任的總統戰隊,同時也扶持反叛軍,這么一來,反叛軍就可以得到大力發展,當地政府就離不開山姆大叔的支持,兩頭扶持,兩頭獲利,好手段啊。

    “老弟,往南恐怕真的不行,新上任的總統離不開扶持他上位的山姆大叔,而山姆大叔需要這個國家徹底站到他們陣營中去,我們就是比他們站隊的棋子,棋子的死活可沒人在乎,新任總統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只能對我們下手,一旦封城,我們進不起,反叛軍還會尾隨殺上來,就錯過了最后的機會,你有什么想法,不如說出來大家討論討論?”沈峰關切的追問道。

    “既然往南不行,往北也不行,往西的路太遠,而且沿途都是反叛軍和政府軍在交戰,照你們所言,山姆大叔肯定會從中作梗,指使兩支部隊攻擊我們,必死無疑,這是要逼我們往東啊。”秦天沒想到局勢比自己預想中還要麻煩,無奈的嘆口氣沉聲說道。

    去向難定,生路茫茫,所有人沉思起來,思緒凝重。

    推薦票!推薦票!推薦票!不知道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后有沒有用?靠你們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排列五500期综合走势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片 江西快三走势图2 幸运夺金是什么项目 同花顺模拟炒股怎么重置 江苏快三跨度最新走势 七乐彩杀一红图谜 全球指数行情行情中心 广东快乐10分网上购买 七星彩app是诈骗吗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疯狂赛车彩票网站 广西11选5购彩平台 湖北快3走势图9月3走势图日 云南快乐10分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