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酒吧追查

    一個小時后,一輛灰塵撲撲的奔馳來到一家酒吧門口停下,已經是落日黃昏時分,昏黃的陽光灑落下來,靜靜的落在裝修簡單的酒吧門口,透著幾分靜謐,酒吧臨街的墻被打空,做成一扇敞開式窗戶,透過窗戶可以看到里面靜靜的坐著一些人,正先聊著什么,與這個人心惶惶的動亂國家格格不入。

    車上,秦天熄火后警惕的觀察著眼前這一幕,窗臺上擺放著幾盆綠蘿,碧綠的葉子迎著陽光盛開,給這個靜謐的酒吧帶來幾分生機,門口,推拉玻璃門緊閉著,街道上行人匆匆,看不到一點歡笑。

    戰亂給這個國家帶來了太多的痛苦和磨難,人心惶惶,外國人還有撤離的路口走,本地人只能忍受,祈禱著戰火別降臨到自己身上,原本應該天真爛漫的小孩也消失不見了,整座城市處處透著壓抑,就像一個隨時都可能爆發的火山。

    然而,前方這個酒吧卻例外,只因酒吧老板是個山姆大叔,而隔壁就是山姆駐大使館,沒人敢在這個酒吧鬧事,就算是流竄的武裝人員、街頭混混到這里都悄悄繞行,不敢滋事。

    酒吧照常營業,就像不受戰火影響一般,秦天看看旁邊敞開著大門的山姆國駐大使館,門口有裝備精良的衛兵,不起眼的地方埋伏在暗哨,沒人敢來這里鬧事,一股怒火涌上心頭。

    就是因為山姆大叔暗中搗亂,扶持了新總統,這個國家才徹底亂套,并和國內斷交,以至于國民財產和性命都損失慘重,這筆血債必須有人償,秦天暗自發誓,并不急于下車,繼續觀察著四周。

    根據總部提供的情報顯示,雇傭兵進了這個酒吧后再也沒有出來,線索到這里斷了,酒吧看上去不小,可以容納好幾十人,樓上是客房,可以用于接待,難道傭兵就住在樓上招待所?

    秦天仔細的觀察四周,感覺藏匿在這里非常方便,一來沒人敢在酒吧鬧事,避免了很多麻煩,二來旁邊有山姆國的大使館,真要是出事,可以躲進去,秦天和那支傭兵打過交道,傭兵當中不少西方人,說不定就持有山姆國護照。

    “這幫混蛋。”秦天惱怒的罵咧了一句,尋思著該進去探探風聲才行。

    等了一會兒,秦天將武器裝備留在車上,想了想,將手槍拿起來,檢查了一下彈夾,沒問題后別在后腰備用,再將那把染了蛇毒的匕首插在左邊腰上,看看身上,穿著的是上次山民贈送的服裝,一直沒來得及換,問題不大,便下車來。

    馬路上沒有車輛,只有幾個行動匆匆經過,秦天低著頭往前,順著街道走了較長一段距離,看到旁邊有一家服裝店還開著門,一個閃身進去,隨便找了一套夾休閑克換上,再買了一雙平底休閑鞋換上,用大家贈送的錢付賬,看到柜臺旁邊有賣太陽傘和太陽鏡,順手拿起帽子和眼鏡戴上,舊衣服送給了店主。

    出門后,秦天打扮和之前完全不同了,看看四周,確定沒有人跟蹤后順著街道返回,不知不覺來到酒吧門口,不動聲色的看看四周,沒有發現可疑之處,那輛奔馳車還停在路邊,沒有人動,便拉開門進去。

    “歡迎光臨,先生幾位,有什么能為您效勞的?”一名女服務員熱情的迎上來說道,用的是山姆國語言。

    山姆國語言也算是世界上的幾大通用語之一,作為掌握了五大通用語的秦天自然也會,熟練的笑道:“謝謝,一個人,請找一個靠窗的位置給我。”

    “請跟我來。”女服務員熱情的答應道,示意秦天跟上。

    兩人來到一處墻角位置,兩人臺,墻角很安全,一邊靠窗,可以看到外面情況,秦天落座后不動聲色的掃了眼四周,見客人們也在悄悄打量自己,這個時候來酒吧喝酒的人都不簡單,更何況秦天一看就不是本地人。

    “先生喝點什么?”女服務員熱情的說道。

    “啤酒,謝謝。”秦天不動聲色地說道,一邊暗自觀察四周。

    “好的,請稍等。”女服務員答應著走開了。

    沒多久,女服務員端著兩杯啤酒過來,放下一杯到秦天跟前,另一杯也從托盤拿下,放到旁邊,自己順勢坐下,舉起酒杯笑道:“歡迎來到本店,敬您。”

    “謝謝。”秦天隨口答應道,舉杯和對方碰了一下,假裝喝酒,一邊不動聲色的觀察對方,戰場上任何時候都不能大意,否則怎么死都不知道,在沒有確定安全之前,任何人給的食物都不能碰,但為了迷惑對方,秦天將酒杯假意抿了一口,然后放下,裝作打探的樣子笑問道:“怎么沒幾個人啊?”

    “兵荒馬亂的,哪兒還有什么人來啊?”對方笑道:“反倒是你,居然還有空來喝酒,看上去不像是本地人,您是哪個國家的?”

    “我?山姆國籍,華裔。”秦天笑道。

    逢人且說三分話,更何況非常時期,這個女服務員居然來陪喝酒,肯定不簡單,秦天不敢掉以輕心,對方聽了不屑的笑道:“撒謊,你看起來不像是山姆國人,東方人面孔,倭國?”

    “倭國人有我這么高大威猛?”秦天笑呵呵的反問道,暗自警惕起來,這個人居然死纏著這個問題不放,看來,應該是派來打探消息的,打起精神來。

    “哈哈哈,也是。”對方笑呵呵的說道:“你這人真有趣,我請你喝一杯?”

    “不用,我就一杯的量,謝謝了。”秦天笑道,拒絕了,一邊打量起四周來,繼續說道:“看上去有些冷清,這生意怎么做啊?這么下去得虧死。”

    “誰說不是,這該死的戰爭,攪得生意都沒法做了。”女服務員附和道。

    正說著,外面走進來一名女士,約莫三十歲左右,東方人面孔,齊肩黑發,穿著休閑皮衣,透著干練,看上不簡單,進來后找了個背墻的位子坐下,一邊打了個響子,喊道:“服務員,一杯雞尾酒,謝謝。”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内蒙古福彩快3合值走势图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一定牛 体彩大乐透怎么看中奖 山东11选5走势图 山东11选五技巧规律 山西11选5走势一定牛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北京快三从几点到几点 三肖默认版块discuz网站多少 保定股指期货配资 体彩排列7中奖规则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 我查云南十一选五开 新疆福彩喜乐彩开奖号 福建十一选五任八 陕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