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民間高手

    一個血氣方剛,身體健壯的小伙子被人打的掙扎了幾次都起不來,可見傷勢很重,卻被一個須發雪白的老人家摸了幾下就起來了,雖然吐了口血,但看上去明顯好轉了些,周圍懂行不懂行的都疑惑起來。

    這時,老人家語氣平和的看著受傷的年輕人說道:“說吧。”

    “師父,我在這里練拳,他們上來挑釁,原本不想理睬,但他們嘲諷太極拳,我氣不過,就答應了他們的挑戰,最后被打成這了。”年輕人趕緊說道,倒也沒有顛倒黑白,惡意告狀,實事求是的很。

    “走吧。”老人也無所謂的說道,并不像追究一般。

    秦天一看就樂了,這老人家果然不凡,輸得起,也不護短,這境界可不低,有點真正的高手風范,年輕人恭敬的連聲答應,兩人準備離開了,周圍看熱鬧的見沒什么好看的了,也準備離開。

    這時,動手打人的壯漢不答應了,上前幾步,朝老人家拱拱手,行了個江湖禮,江湖對于現代人來說已經很遙遠的事了,見到拱手的也都是相互說著恭喜發財之類的話時,純粹江湖人見面的拱手已經非常罕見了。

    秦天沒想到居然在這里見到了,有些驚訝,難不成江湖一直還存在?留了個心眼,繼續圍觀起來,這時,老人家瞥了壯漢一眼,臉上風輕云淡,放佛被打的人和自己沒關系一般,全身散發著平和,靜氣,與世無爭的閑云野鶴氣質。

    壯漢見對方不理睬自己,當即就怒了,放佛受到了某種羞辱一般,眉頭一皺,沉聲說道:“死老頭,別給臉不要臉,你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是啊,已經過去了。”老人家并不生氣,反而感慨的說道,眼神中閃過一抹緬懷,放佛在回憶過去的時光。

    這一幕讓壯漢更怒了,不滿的冷聲說道:“傳聞太極拳很強,現在看來不過如此嘛,老頭,回家洗洗睡吧,別再出來丟人現眼了。”

    “你認識我?”老人一臉平靜地問道,放佛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一般。

    “當然,說不知道你啊,陳家溝陳一駿,太極拳當世傳人嘛。”壯漢冷笑道,說著恭敬的話,臉上卻看不出絲毫恭敬,相反,眼睛里滿是揶揄和譏諷之色。

    “哦,原來是有備而來啊,是沖我這個老頭子來的吧?”老人語氣多了些不一樣的情緒,但目光依然平和。

    “既然你明白,就應該知道該怎么做了吧?”壯漢不屑的說道。

    “南拳王家和你什么關系?”老人家淡淡的說道。

    “什么王家李家,跟老子沒關系。”壯漢不滿的說道。

    秦天卻從壯漢的眼神中看到一絲慌亂,但掩飾的很好,不由樂了,趕緊兩位都是明白人啊,這里面果然不簡單,不由看向叫陳一駿的老人,卻見對方不緊不慢的說道:“沒關系就算了,回頭我問問王家怎么家傳心法都泄露出去了,想必他們會來找你問明白的吧,沒什么事就別擋道了。”

    壯漢臉色微變,放佛被人看竄,臉色猶豫起來,暗自觀察了一下旁邊的年輕人,猶豫的眼神瞬間變得堅定起來,多了幾分狠戾,不滿的說道:“死老頭,想走可以,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斷了他一條腿。”說著指向受傷的年輕人。

    老人家陳一駿臉色一正,多了些冷意,問道:“第二呢?”

    “第二就是他保證以后不得出現在詩詩公主面前,斷絕和詩詩公主的一切關系。”壯漢冷冷的說道。

    陳一駿慢慢轉身,看向受傷的年輕人平靜的問道:“詩詩公主怎么回事?”

    “師父,是李雨詩。”年輕人趕緊回答道。

    秦天看到這里就基本明白了,感情是爭風吃醋啊,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夠無聊,估計是閑的,一個被稱之為少主的大家族子弟看上了一個女孩,而女孩有了男友,所以來找男的麻煩,很簡單,很狗血,秦天瞬間沒了興趣。

    忽然,秦天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人的身份,少主是個什么身份?現代社會早就沒有這種稱呼了,還有就是被打的居然是江湖中人,而兇手明顯也是江湖中人,這種江湖中人卻甘愿做人家的狗腿子,剛才還用倭語交流,這件事背后就不簡單了,秦天饒有興趣的看著在場的人。

    老人家臉色一沉,不再那么心平氣和了,摸出一把有些老土的國產老人手機來,不是智能手機,只能撥打電話那種,熟練的按下一串號碼,還不等撥打出去,壯漢臉色大變,一個飛腿猛踢過來,阻止老人撥打電話,勢大力沉,快如閃電。

    秦天看到這一幕臉色微變,這一腳恐怕得有好兩百斤力量,老人能承受得起,還有,這個人怎么如此在乎老人打電話?秦天擔憂起來,卻猛的發現老人家陳一駿只是在壯漢腿上碰了一下,壯漢就像觸電一般收腿,身體轟然倒地,蜷縮成一團,雙手緊緊抱著雙腳翻滾起來,嘴里更是發出了嗬嗬慘叫聲。

    “嘶?”秦天大驚,這是怎么回事?剛才老人只是輕輕擋了一下而已,看上去就像是本能反擊,而且沒有任何力量那種,反倒是壯漢那一腳,都踢出了音爆聲,就算是木樁都能夠踢斷吧,如此恐怖的攻擊居然沒有?

    秦天看著壯漢像泄了氣的皮球在地上痛苦的翻滾,對老人陳一駿的實力震驚不已,果然是高手,這時,老人沒事一般繼續撥打電話,放到耳邊接聽,很快接通,老人不緊不慢的說道:“小王啊,我這兒有個人不守江湖規矩,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家的,所以打電話問問,別傷了兩家和氣。”

    聽到這番話秦天算是明白了,陳一駿不是沒火氣,練武的誰沒點脾氣?原來是和王家有交情,擔心誤會了,所以以長輩自居,長輩怎么會在意晚輩的胡鬧?但晚輩要是搶先動手就不同了,懷里江湖規矩,也沒人會說長輩以打壓小了。

    “巴嘎——”忽然一聲爆喝響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福建快三走势图今天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正规的 十大炒股软件排行榜 江西快3关闭 管家婆四肖期期准一期 江西十一选五选定胆 排列五用什么软件买 000286股票行情 泳坛夺金中奖明细 贵州11选5组三走势图 贵州快三遗漏 山西11选5走势图基本 北京 期货配资 陕西快乐10分下载什么app 基金配资的会计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