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不好感覺

    月色如水,海水輕柔的觸碰著海岸,發出嘩嘩聲響,一切都是那么的靜謐,那么的和諧,熊熊燃燒的兩架直升機在這個美麗的夜色中格外突兀,格外刺眼,放佛在訴說著什么,秦天寒著臉狂沖了一段距離,前面是停靠私家游艇的區域,許多游艇正在海面上靜靜的隨風晃動。

    秦天跳上一艘小游艇,風一般沖進駕駛艙,游艇駕駛對于獵人學院學員來說也是必修課,秦天迅速查看一番,沒有鑰匙,無法啟動,拿出染了蛇毒的軍刀來,三兩下拆到操控案板上的螺絲,撬開案板,露出了下面的許多線條。

    秦天仔細甄別片刻,將兩條線扯出來放在一起,火花四濺,緊接著游艇發動了,秦天大喜,迅速丟掉線條,撥動操控案板上面幾個開關,待游艇完全啟動后握緊舵手,發現纜繩還連接在岸上,趕緊沖出去,三兩下砍斷了纜繩。

    回到駕駛艙后秦天迅速將錨收上來,然后駕駛游艇后退,一個甩尾后駕駛游艇沖向茫茫大海,眼睛死死盯著前方,可惜前方灰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秦天鐵青著臉摸出手機來,撥通了蜘蛛留下的專用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傳來蜘蛛的聲音:“有事?”

    “馬上定位我,找到三艘快艇,要快。”秦天大吼道,生怕轟鳴的馬達聲掩蓋聲音,對方聽不到。

    “收到。”蜘蛛趕緊答應道。

    秦天將衛星電話按下免提,放在旁邊,雙手操控舵輪往前開,將速度提到了極限,虎目圓瞪,放佛都要噴出火來,敵人太囂張了,居然設下如此恐怖陰謀,直接用火箭彈攻擊,執法部隊都是手槍,最多自動步槍,三艘快艇打完就跑,根本沒辦法反擊,這可惡了。

    “也不知道損失大不大。”秦天惱怒不已。

    “已經定位,但找不到你說的三艘快艇,海上一團漆黑,根本看不到快艇,什么情況?”蜘蛛沉聲追問道。

    “什么?”秦天大怒,沒有再說什么,專心駕駛游艇沖了過去,沒多久就看到前方橫著三艘快艇,靜靜地漂浮在海上,秦天大怒,駕駛游艇直接沖了過去,一邊拿出手槍來,做好了戰斗準備。

    待近了些,秦天發現三艘快艇居然沒有絲毫動靜,很反常,但沒有遲疑,繼續往前沖了一段距離,這才發現快艇上一個人都沒有,不由大驚,趕緊結束,有人在快艇上可以直接沖撞過去,這沒人就不同了。

    很快,秦天駕駛游艇來到快艇附近,沖出駕駛艙一看,游艇上只剩下火箭彈發射器,其他什么都沒有,人消失了,秦天大疑,猛然想到了什么,迅速鉆進駕駛艙,拿起電話撥通了夭夭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傳來夭夭的聲音:“你怎么樣?那艘游艇是不是你?”

    “兇手已經全部潛入海底逃走,估計攜帶了潛水設備,讓他們封鎖周圍海域,你自己沒事吧?”秦天趕緊命令道。

    “我沒事,專案組這邊損失慘重,他們就像知道大家藏身之處一般,剛才的火箭彈專挑人多的地方轟炸。”夭夭趕緊說道。

    “去通知吧,別暴露我。”秦天叮囑道,迅速駕駛游艇朝岸邊沖去,距離并不是很遠,很快待靠岸,秦天迅速跳上岸,借著夜幕掩護朝前沖了一段距離,找了個不起眼的地方隱蔽起來。

    這時,秦天看到天空中飛來三架直升機,大批執法人員開始封鎖海域,知道不能再留下了,否則會暴露,雖然不怕,但以后就不能隱藏在暗處了,迅速離開,來到公路邊,正好有出租車經過,攔下出租車直奔市區而去。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秦天中途更換了三次出租車,確定沒有人跟蹤后打車來到安全屋附近,下車后改步行回到公寓,迅速撥通了總部號碼,不等蜘蛛說什么,秦天搶先說道:“幫我聯絡院長,快。”

    “院長已經睡了,我去叫他?”蜘蛛驚訝的趕緊說道。

    秦天這才想起現在深黑時分,院長這個點應該休息了,想了想,事情急不來,明天再說也不遲,便答應下來,掛斷了電話,從冰箱里拿出一瓶礦泉水打開,剛準備喝,一個電話進來,秦天拿起一看,是夭夭,趕緊接通。

    “你怎樣?”夭夭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安全。”秦天回答道。

    “這次行動損失很大,專案組組長以為沒有采納我的提議,被上面暫停一切職務,接受調查,上面有可能派新的組長下來,咱們怎么辦?”夭夭趕緊問道。

    “留意查一下,看這個組長為什么不停你的建議。”秦天叮囑道。

    “你懷疑組長有問題?”夭夭驚訝的追問道。

    “談不上,凡事小心為上,這里的一切人和事都值得懷疑,起碼不能絕對信任,自己小心,對了,有沒有發現可疑人物?”秦天追問道。

    “沒有發現,初步統計,犧牲了十一人,三十四人不同程度受傷,這么大損失誰也扛不住,太慘了,他們原本不應該犧牲的,這個林志超太急功近利,太自信了,以為什么都在掌控中。”夭夭不滿的說道。

    “所以要搞清楚這背后的真實原因,是他急于立功,還是別有原因?另外,新派組長下來也同樣不能絕對信任,敵人敢對執法人員下手,你又暴露了,我懷疑敵人同樣會對你直接下手,自己小心點,盡量待在人多的地方,不要相信身邊任何人。”秦天認真的提醒道。

    “有人會對我實施暗殺?”夭夭驚訝的追問道。

    “不排除這個可能,反正小心為妙,一旦有事,馬上跟我聯系,今晚恐怕是個多事之夜,我有種不好的感覺,敵人不會就此罷休,碼頭襲擊除了殺人立威,沒有其他意義,而敵人不可能做沒意義的事,所以,我懷疑他們有更大的計劃,碼頭只是第一步,后續動作說不定很快會爆發,比如暗殺你。”秦天叮囑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辽宁11选5玩法 贵州11选5走势图 期货配资非法经营罪 网上彩票投注是否靠谱 碧水源股票 今天山西快乐分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天鸽游戏捕鱼大富翁 河北快三计划软件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青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开奖直播频道今晚 王中王 王中王救世网 什么股票配资平台靠谱 重庆时时彩走势软件 股票推荐576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