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敵人兇悍

    月色下,孤零零的大橋上,偶爾經過的車輛隔著老遠就停下來,好奇的看著一架直升機翻過橋梁,到了另一頭后忽然開火,和平年代誰見過這兇悍場面,都被嚇住了,紛紛上車掉頭就跑,一些熱心市民更是打電話報警去了。

    兇悍的子彈攻擊聲也吸引了秦天三人,大家迅速沖到橋梁另一側,直升機懸停在虛空中,密集的子彈潑雨一般攻擊橋梁下面的拱形部位,發出叮叮咚咚聲響,聲勢駭人,秦天三人站在橋梁上面都能夠感受得到子彈那恐怖的威能。

    “嘶——”阿超第一次見到這么兇猛的火力攻擊,被震住了。

    子彈往下面打,大家在橋梁上面,倒也沒事,但子彈飛掠而下形成的氣流匯集在一起,給人一種心悸的感覺,好在三人都是膽大之輩,并沒有被嚇住,秦天正準備拿起對講機向孫海龍詢問一下,就看到直升機忽然停止開火了。

    “嗯?”秦天愣了一下,看向直升機。

    直升機忽然靠上來,絲毫不顧被擊中的危險一般,難道打中目標了?秦天驚疑的猜想著,一邊好奇的觀察,只見直升機懸停在大家頭頂,垂下來一根繩索,繩索從大家跟前一直往下,垂下橋去。

    緊接著,一名全副武裝的軍人索降下來,一腳踩在橋梁欄桿上,一手抓住繩索,另一手拿著一把突擊步槍,臉上滿是油彩,目光冷靜的看著秦天說道:“報告長官,目標疑似被擊斃,下去排查,請指示?”

    “不行,太危險。”秦天沉聲說道,萬一目標是裝死呢?見對方疑惑的繼續看著自己,便組織好語言解釋道:“下去可以,發現目標后開火,別急著排查,小心有詐,敵人太強,不能大意。”

    “明白。”對方感激的說道,腳下用力一蹬,身體彈開,往下跳去。

    橋梁并不高,這名軍人很快就跳到了橋梁下面橋墩平齊位置,可以看到橋梁下面情況,原本已經被打中的目標不見了,這名軍人大驚,迅速意識到了不對勁,正準備示警,忽然一道白光飛掠而來。

    這名軍人聽了秦天的提醒,早有心理準備,知道要遭,人在空中無從借力躲避,果斷松開繩索,整個人往下掉去,一邊大喊道:“目標沒死——”

    橋梁并不是很高,下面是兩米多深的河流,人掉下去倒也不會有事,橋梁上面密切注意失態發展的秦天反應過來,迅速舉槍瞄準過去,就看到繩索被什么東西斬斷,一道白光掠過,飛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這時,直升機也意識到了危險,迅速拔高,帶動著繩索也跟著拔高,忽然,從橋梁下面飛躍而出一道黑影,黑影一把抓住了拔高的繩索,整個人被繩索帶動著騰空而起,不等秦天開火,對方就已經被直升機拉了上來,高于橋梁。

    直升機朝前飛去,帶動著繩索,繩索上的人也被拉動到了橋梁上空,這一切太快了,就像是演練了許多次一般,秦天大怒,迅速瞄準開火,槍聲響起的一剎那,就看到一道黑影從高空中跳落下來。

    “王八蛋!”夭夭大怒,沖了過去。

    “小心。”秦天忽然興奮起來,一股莫名的戰意狂飆,剛才的繩索應該是被飛刀之類的武器斬斷,對方有可能沒子彈了,也有可能用這種方式迷惑自己,決不能大意,見夭夭沖上去趕緊示警,自己也狂沖上去。

    對方從高空跳下來后翻滾一圈,距離大家并不是很遠,還沒等對方起身,夭夭就已經沖上去了,一個飛腿猛踢過去,對方放棄了起身,揮起拳頭猛砸過來,直奔夭夭的腳掌,上來就是一記硬碰硬。

    咚——的一聲悶響,緊接著就是一聲吃痛的慘叫,夭夭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出去,沖上來的秦天大驚,馬上意識到對方是個絕頂高手,力量巨大,不能硬拼,硬生生的剎住車,抬手就開火。

    對方身體敏捷的在地上翻滾起來,快如風火輪,居然避開了秦天的射殺,秦天大驚,不斷開火,不敢讓子彈停下來,這種恐怖高手非同小可,一點機會都能抓住并脫身,一般吼道:“阿超,幫忙。”

    “來了。”阿超也反應過來,舉槍就打。

    兩把手槍不斷響起,而對方一會兒左沖右突,一會兒在地上翻滾,身體敏捷如鬼魅一般,位置難以捕捉,一連串眼花繚亂的動作后來到阿超的越野車旁邊,一個縱躍,直接從打開的窗口鉆了進去。

    咚咚咚——秦天迅速開火,可不會估計越野車是阿超的,相對于抓到這種恐怖高手,一輛車的損失算的了什么?

    咔嚓——再次扣動扳機時,子彈打空的聲音響起,清脆的扳機聲響讓秦天大怒,猛沖過去,這時,對方忽然舉槍瞄準過來,秦天大驚,本能的翻滾躲避,就聽到越野車馬達轟鳴聲響起,知道要遭,顧不上危險,狂沖過去。

    “敢搶老子的車,啊——”阿超怒了,狂沖上去,擋在前面。

    “啪——”的一聲槍聲,一發子彈打中了阿超的胳膊,手上的槍也跟著掉在了地上,而對方猛轟油門,駕駛車準備跑路。

    “絕不能讓敵人跑了。”秦天大怒,一個箭步沖了上去,腳下用力一蹬,高高躍起,跳在了車頂,雙手死死抓住車頂兩邊的行李架欄桿,還沒等穩定身形就聽到子彈聲響起,一枚子彈從前方車頂射了出來。

    “嘶——”秦天大驚,身體迅速滾到一邊閃避。

    “咄咄咄——”三發子彈穿透車頂飛了出來,幾乎插著秦天的身體竄入高空,兇險無比,秦天趕緊翻滾到另一邊躲避,憤怒無比,沒想到這個人如此難纏,不僅躲開了直升機的火力攻擊,還詐死讓人下去,并斬斷繩索,借助繩索逃離橋梁下面橋墩,落地后避開子彈攻擊,搶車逃逸,這種手段簡直匪夷所思,太可怕了。

    “如此強大的敵人絕對身份不簡單,必須拿下。”秦天憤怒的暗想,不服輸的勁頭涌上來,雙目赤紅,滿是濃濃的戰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炒股挣钱吗 全国地方彩票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技巧大全 山西中国体育彩票11选5 哪个平台有江西快3 网络捕鱼娱乐 12231期博彩老头 胆码追踪双码 北京快三精准人工计划 排列三试机开机号100查询 江苏11选5前三直最大遗漏 上证指数代码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天津快乐10分查询结果 浙江11选五走势图 dnf幸运28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