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俘虜被狙

    半個小時后,從地下管道發起攻擊的敵人依然沒有消息,秦天一聲令下,大批特警開始進入下水道搜查,能調動的警察全部都調動起來,加上輔警和便衣,各方面配合行動,已經不限于專案組了,滿城戒嚴和搜捕。

    發生了這么大事,沒有人坐得住,同仇敵愾,全部行動,有關部門更是迅速插播新聞,將事情簡單說明,避免社會無端猜測后引發恐慌,并呼吁大家留意身邊一切,發現情況迅速報警,不要親自上去。

    全城大搜捕展開了,秦天得知情況后沒有阻止,敵人太兇悍,不清除后患無窮,痛打落水狗的機會確實不能放棄,迅速和指揮部的林志超交流一番,由林志超協調法院臨時召開審判,請求很快通過。

    這一戰干掉了一名假冒警察,一名開泥頭車的,還有兩名從下水管道沖出來的敵人,假冒警察身體被打爆,身份還在確認中,開泥頭車的居然后脖頸沒有骷髏紋身,估計是特工、殺手一類,而下水管道沖出來的人有骷髏紋身,身份確認。

    引蛇出洞計劃到目前還算成功,雖然很兇險,但最少干掉了兩名骷髏傭兵團的人,秦天很知足了,要知道這些骷髏傭兵可不簡單,迅速指揮車隊押著俘虜繼續前進,直奔法院而去,做最后的試探。

    一路上很平靜,沒有再遇到偷襲,秦天估摸著敵人潛伏在這座城市的人數并不會太多,否則完全可以派第二支隊伍上來劫持,不知不覺到了法院門口,車隊停下來,秦天拿起對講機喊道:“各單位注意,戴上頭套,下車戒嚴。”

    “明白。”大家紛紛跳下押解車,頭上戴著黑色頭套,防止被人拍到暴露了身份,造成不良的影響,畢竟大家穿著警服,要是被人認出真實身份是軍人,一旦爆出去,就會有軍方干涉新國內政之嫌,非常不利。

    很快,所有人戒嚴四周,無關人等都被勸離,遠遠觀望,秦天謹慎的看著四周人群,再看看四周高聳的建筑,有些不安起來,總感覺被什么東西盯上了一般,很不舒服的感覺,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想了想,拿起對講機說道:“去兩個人,將俘虜帶下來。”

    “明白。”有人答應道。

    緊接著,兩名戰士將還關押在車內的俘虜身上繩索解開,免得帶下去被其他人看到造成不必要的影響,引發所謂人權的社會輿論,但手銬沒有解開,這是社會輿論能接受的方式,繩索捆綁不行,會被說出侵犯人權,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可不管罪犯是誰,只在乎怎么對待罪犯。

    “咻——”忽然一道急促的尖嘯聲響起,打破寧靜。

    秦天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大驚,抓起對講機迅速跳下車,就看到俘虜被一槍爆頭,紅白之物飛濺開去,不由大驚,迅速蹲下,警惕的看著四周,鎖定了子彈來源大概位置,大怒,喝道:“留下一隊看守現場,其他人跟我來。”

    “是。”有人答應道,俘虜在大家眼皮底下被爆頭,一個個都氣炸了。

    一支小隊留下看守現場,另外兩支隊伍追上秦天,一個個怒目圓瞪,無形的戰意隱隱爆發,秦天帶著人狂沖,路人看到這陣勢紛紛閃避,議論紛紛,不敢上前,秦天顧不上許多,瘋一般沖到一棟大樓門口,看看四周,臉色鐵青地喝道:“把這里圍起來,不準任何人離開。”

    俘虜已經審訊過了,能挖的價值都挖完,死了也就死了,并不可惜,但敵人的囂張行為太可惡,必須打壓,秦天下完命令后迅速通過對講機喊道:“指揮部,馬上調一隊人過來協助排查。”

    “明白。”林志超的聲音響起。

    這時,大廈保安急匆匆出來,看著如狼似虎的眾人有些懵,還好大家穿著警服,否則會被當成劫匪,秦天迎上去沉聲問道:“馬上通知你們領導,就說有兇手在這棟大廈,協助我們盤查。”

    “哦,好。”對方趕緊答應道,拿起對講機聯絡起來。

    秦天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見有幾名年輕人出來,被阻攔后很生氣,和戰士們爭論起來,秦天臉色一沉,走了上去,問道:“什么事?”

    “小子,這里是新國,是我們的地方,你們有什么資格攔住我,滾會你的國家去。”一名頭發染成黃色的小年輕很囂張的喊道。

    “我們在抓捕殺人兇手。”秦天耐著性子解釋道。

    “關我什么事?再說,抓兇手應該是警察的事,你們管什么閑事?”對方說著神情一遍,饒有興趣的打量起秦天來,不陰不陽的質問道:“哦?難道你們已經開始干涉新國內政?大家快來看啦,有外國人干涉新國內政了。”后面這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非常囂張,帶著幾分得意。

    秦天冷冷的盯著對方,就像看一個白癡在自以為是的表演,旁邊保安看不下去了,用本地土話趕緊說道:“年輕人,別干涉執法。”

    “怎么,一個小保安也敢教訓人?去死吧。”對方用本地話毫不客氣的罵道。

    秦天聽不懂,但大約能猜到不是什么好話,原本就一肚子火,加上兇手還在跳,哪里有工夫和這個年輕人耽擱,馬上對保安說道:“麻煩你催一下。”

    “小子,滾出新國,去死吧。”年輕人再次用不太熟練的國際通用語吼道,囂張至極,旁邊同伴更是拿出手機來拍照,一臉興奮樣子。

    佛都有三分火氣,更何況在氣頭上的秦天,一口一句“小子”的,極盡侮辱,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優越感,惱怒地一巴掌扇過去,直接將對方扇倒在地,要不是對方罪不至死,這一巴掌秦天絕不會收力,然后對身邊早就氣壞了的戰士命令道:“抓起來,收繳他們的手機,不許和外界聯絡,等事情處理完再說。”

    “是。”戰士早就想動手了,礙于紀律沒動,有了命令則不同了,滿口答應。

    “你們想干什么,警察,警察,外國人打人了。”另一名青年大喊道,有些慌亂,顯然沒想到秦天敢直接動手打人。

    “想干什么?懷疑你們和兇手是一伙的,故意擾亂和阻止我們抓捕,有什么到警局再說吧。”秦天冷冷的盯著這幫欠管教的小年輕說道,氣憤不已。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河北11选5助手 一定牛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 期货配资怎么挣钱 江西快3预测 浙江15选五走势图表 能赢真钱的麻将 北京11选五一定牛一 福利彩票北京pk拾官网 新海宜股票行情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一尾中特连准23一期在哪里 福彩群英会奖金分配 002360股票分析 河南481开奖结果 舟山体彩飞鱼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