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買通關卡

    “咻咻咻——”秦天出手了,上來就是三個點射,三發狙擊彈帶著無盡的憤怒呼嘯而去,瞬間掠過虛空,狠狠的撞在目標身上,半夜趕路遇上這種莫名的伏擊讓秦天異常憤怒,出手毫不留情。

    不等夭夭那邊準備妥當,秦天又是兩個點射過去,將另外兩名敵人也當場擊斃,轉瞬間,五名敵人全部斃命,事情超乎異常的順利,秦天有些詫異的起身來,慢慢朝前走去,槍口鎖定躺在地上的敵人,以防有詐。

    夭夭和盧莉也趕緊跟上來,三人呈三角陣型往前推進,很快來到了公路上,五名敵人已經死透,秦天疑惑的蹲下來查看,夭夭則好奇的低聲說道:“這些人怎么這么不經打,居然還敢出來打劫?”

    “不像是長期玩槍的人。”秦天疑惑的拿起一具尸體的手觀察起來,一邊說道,長期玩槍的人手指頭會有老繭,這點很容易分辨。

    “像是普通人,難怪槍打的不準,火力毫無戰術可言,也不懂得躲避。”盧莉也好奇的查看著尸體說道。

    夭夭也上前來查看,發現確實不像是經常使槍的人,不由詫異的說道:“如果是普通人,為什么襲擊我們?”

    “難道是大馬的普通人為了生存淪為了劫匪?”盧莉驚疑的說道,見秦天和夭夭都起身來,好奇的看著自己,便解釋道:“早就聽說很多普通人為了生存,不得不拿起槍搶劫,干起了土匪的勾當,你們看地上的大坑,估計就是他們挖的,這種平坦的地形用坑這種招數受過訓練的人絕對不會干。”

    “普通人,難道大馬局勢已經如此惡化了?”秦天驚訝的說道,看向夜空的目光熠熠生輝,思索著什么。

    “大馬局勢非常糟糕,里面的人大部分都逃出來了,走的匆忙,房間被炸毀了,沒有吃的,沒有錢,什么都沒有,只能搶,為了活命,普通人也會拿起槍,只是沒想到他們居然跑到這兒來了,這里可是鄰國啊。”盧莉沉聲分析道。

    “應該是偷渡出來的,鄰國又怎樣,為了活命,哪里都是戰場。”秦天說道。

    “是啊,活不下去了,還管鄰國不鄰國的,在鄰國搶劫更沒有負罪感,算了,咱們走吧,趕時間。”夭夭提議道。

    三人急匆匆上了一輛小車,秦天看了一下油箱,里面還有不少油,秦天讓盧莉休息一會兒,自己親自開車,很快發動小車朝前沖去,剛才的戰斗耽擱了一會兒,必須跑快點,否則天亮趕不到目的地。

    一路過去沒有再遭到伏擊,天微微亮時分來到邊境,邊境用鐵絲網攔住了,大批駐軍死死擋住關卡,不準對面逃難的人出來,逃難的人非常多,渾身臟兮兮的,臉上滿是恐懼和迷茫,看不到任何朝氣和希望。

    就連頑皮的小孩也停止了打鬧,死死拽住大人的手,深怕跟丟,難民們和守軍求情,爭論,更有甚至往前面擠,試圖突破防御,但防守部隊很多,死死擋住關卡不放行,場面亂哄哄的。

    秦天將車停靠在一邊,盧莉拿著一個信封跳下車,朝守軍走去,有人過來詢問,盧莉很熟練的請求見對方最高長官,對方也不為難,帶著盧莉來到一頂大帳篷門口,喊了報告,然后進去。

    很快,盧莉得到允許走進去一看,里面坐著一名少校,少校好奇的盯著盧莉不語,駐守關卡的人見多識廣,絕對不會看輕趕來這里的任何一個人,特別是美女,沒點本事誰敢來這種那方?

    盧莉又不做事,看了領自己進來的人一眼,少校會意的示意對方出去了,盧莉將信封放在桌子上,少校好奇的接過去打開看了一眼里面一大疊嶄新的美鈔,會意的笑了,朝外面走去。

    花錢買關這種事在動蕩的國家很平常,盧莉是情報人員,對這些很熟悉,知道規矩,也跟著出了帳篷,少校用本地話大喊了幾聲,一支待命的部隊沖向關卡,將試圖往里面擠的人頂出去,關卡口一空。

    盧莉急匆匆上了小車后低聲說道:“買關成功,咱們走。”

    秦天迅速啟動小車朝前走去,一邊警惕的盯著四周守軍觀察,以防萬一,守軍少校貪財可以放行,但難保沒士兵做出不可預計的事情來,那就麻煩大了,不得不防,夭夭也緊張的盯著四周觀察,手上拿著一把手槍。

    關卡口被駐軍人為地擠出來一大片空地,小車順著空地朝前走,瘋狂闖關的難民見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有人往國內跑,而不是馬上撤離,都不敢招惹,紛紛后退,生怕被汽車撞上,國家都亂成一鍋粥了,死了也是白死。

    秦天順著通道朝前走去,沒多久過了關卡區域,難民們再次涌入出入口位置,苦苦求情,但毫無用處,秦天有任務在身,也不想多管閑事,加速往前沖,半個小時后,前面山頭后面忽然沖出來一支武裝力量,嚇的秦天趕緊剎車。

    這支武裝力量人數近百,一個個端著老舊的槍,穿著并不統一,不是軍方的人,看這些人的臉上充滿了緊張和害怕,顯然是一支剛拿起武器的普通人組成的武裝,難道又遇上打劫的土匪了?

    道路兩側是逶迤起伏的山坡,很容易藏人,也沒辦法開車逃逸,秦天很想倒車撤離,透過后視鏡一看,身后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些武裝人員,一看就像是普通人,但人多、槍多,真要是打起來會吃苦。

    秦天不得不停下車后跳下來,順手關好車門,盯著一名頭目模樣的人用國際通用語沉聲說道:“你們想干什么?”

    “好像是土匪,只能打了。”盧莉緊張的盯著忽然冒出來的人輕聲說道。

    “他們人數太多,槍一響,我們三個誰也跑不了,亂槍最難防。”夭夭驚疑的提醒道,有些想不明白這些人為什么不直接開火?

    亂拳打死老師傅,亂槍打死老兵,人一緊張就會胡亂開槍,無法預測子彈會從哪里打來,秦天擔憂地沉聲說道:“他們沒有先開火,這里面有古怪,都小心點,先看看他們想干什么再定。”

    “小心點。”夭夭關心的叮囑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山西快乐十分结果查询 双色球下期必出号码 每日股票推荐群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推荐 北京快三一定牛快3走势图一定牛 k8急速赛车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走势图 2018跑路的理财平台名单 北京pk拾官网直登陆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2014最好投资理财平台 中国福彩快3网 江西多乐彩登陆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贵州十一选五今天开奖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