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八十五章 辭別

    德萊和格莉梅林見到寧清秋獨身一人前來的時候,心里面其實也有預感了,他們也是經歷了那夜之事的人,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自然就是知道就算是再不相信,事實都是不會發生轉移,這位曾經的同伴,其實從開始到最后都是不屬于黑暗議會的,霍格議長知道的話大概也是會非常的唏噓遺憾吧,畢竟這位少女出現沒有多久,雖然是帶著灰燼術士的推薦信,但是也是靠著自己的人格魅力和超常天賦和實際行為打動了霍格議長,不然不會那么快的就是同意讓她也參與這一次的收容社選拔賽,而且還希望到時候歷練結束,她可以離開收容社回到黑暗議會鎮守,但是這一切最終不過是夢幻泡影罷了,黑暗議會和自己等人,都不過是她的跳板,哦,或者不該這么形容,應該是她只是利用了他們一下,也不需要靠著他們做什么進身之階。

    德萊到底是無法做到對她惡言相向,而且說到底是他們誤會了,且寧清秋是救過他們的,沒有任何的對不起他們,更沒有傷害他們,而且這個時候還愿意過來看看,顯然已經是十分的真誠了,所以德萊還是頷首說道:“恭喜你,得償所愿。”

    她要做的事已經是完成,也達到了目的,大概最開始只是為了借助這個身份進入收容社找到那位社長吧,雖然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來了什么竟然要這么費盡曲折的才重逢,但是他還是為她高興。

    寧清秋是真的有點傷感了,如果德萊他們對自己冷言冷語的話寧清秋大概還不會有太多的心緒波動,因為那是正常的情況,而且只有這樣的距離感才可以最大程度的沖淡她的離開,但是沒想到,德萊竟然是這樣的態度,對方是真心的把自己當做是朋友的,不過他們到底是殊途,不過是對方人生中一道過影罷了,所以她微微的笑了一下,云淡風輕,卻也暖若初陽:“多謝。瞞著你們,并非我本意,但是既然已做下,就是不會藏著掖著,只是我對黑暗議會和你們,并無惡意,這一點,希望不要誤會,日后,麻煩替我給霍格議長說一聲抱歉,他對我的照顧,我感念于心,而黑暗議會在你的領導下,也勢必會蒸蒸日上,并且收容社也會和黑暗議會保持良好的關系的。”

    這就是她的私心,來到這個世界,黑暗議會確實是她顧念不多的地方之一了。

    德萊的面容略微的冷凝,他自然是聽出了弦外之音,便是直接問道:“你都是不打算再去黑暗議會了?是打算和我們就是這么劃分清楚?”

    這話聽著確實是讓人有一刀兩斷的感覺,格莉梅林嫵媚嬌艷的臉上也是一片青白,她一直以來都對寧清秋極為冷淡,還帶著營養怪氣的諷刺和針對,這不過就是出于女人間的心思,德萊自己看不透的東西,她難道是還會看不清楚,不要小看一個女人的直覺,特別是面對心上人的事兒的時候,永遠看得清楚明白,但是她也沒有想過寧清秋竟然是這么冷漠決絕,照理來說,她和黑暗議會以及他們日后再沒有關系牽連,自己應該高興的,但是這會兒卻是無論如何都是開心不起來,因為德萊受傷的眼神,也因為自己心里面涌上的被背叛的感覺。

    其實已經是開始慢慢的接納這個女人也是黑暗議會的一員了,也許有矛盾沖突,也許日后還是不喜歡看不慣,但是大家都是黑暗議會的人,打斷骨頭連著筋,可是現在現實給他們一個冰冷的耳光,告訴他們一切都是一廂情愿癡心妄想。

    于是格莉便是忍不住出口的尖銳話語:“你現在還看不明白嗎,我們不過是她的踏腳石罷了,人家現在都是成為收容社的貴賓,有人撐腰,還在意我們黑暗議會不成?什么朋友,不過是我們一門心思罷了,德萊,你日后也不要想著來打擾這位大忙人,還是抽時間安慰一下霍格議長吧,也不知道到時候議長該多么的失望!”

    寧清秋并不生氣,清美精致的臉上情緒仍然平穩無波,看在他人眼里就是太過絕情,她并不在意自己被誤會,但是還是希望不要在他們的心里面留下怨懟,朋友一場,還是好聚好散,于是便是說道:“并非如此。雖然暫時這件事還是秘密,但是你們也算是收容社的一員,我便是直接告訴你們。七夜已經是的打算卸任社長的職位,很快,收容社就是要換一個領導者,不過對你們來說應該沒有太大的影響,只是我要和他一起離開,我們要去玩神之地,所以日后勢必無法再見,雖然很遺憾,但是我希望你們日后一片坦途前程無阻。”

    這是真心實意的祝福。

    這個重磅炸彈把德萊和格莉都是震得表情一片空白,這信息量太大,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為哪一點而震撼,最終卻也什么話都是說不出來。

    原來,這次見過之后,便是永別啊,神之地那個地方,是使徒念想中最遙不可及的地方,據說那里就是永恒樂土,是一切奧秘和真理的發源地,但是古往今來,他們只是聽到只鱗片爪的傳聞,對于那個地方,根本是兩眼一抹黑的,所以根本說不出什么有用的話。

    最后,德萊嘴唇開開合合幾次,到底是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他慢慢的說道:“原來如此,那么,祝你心想事成,一路順風。”

    寧清秋頷首點頭,清風玉露一般,纖細窈窕的身姿扭轉,就像是一片雪一縷風,就是這么遙遙遠去了。

    德萊僵立原地半晌,見她離開,沒有回頭,終究也只是轉身,對上格莉的眼眸,她已然不知道看了他多久,不管他在哪里看著什么地方,轉身之后,這個人永遠在這里一般,于是他說:“夜間風涼,我們進去吧。”

    這夜,是真的太冷了。

    成為使徒之后,他本再也沒覺得過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