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八十七章 新世界

    寧清秋醒過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渾渾噩噩的,她聽到了風雨交加的聲音,還聽到了猛烈的物體撞擊的聲音,嘈雜得很,一股腦的朝著腦子里面灌進來,頭疼欲裂,說真的,好久都是沒有這樣的感覺了,虛弱的連一根手指都是難以動彈,好半晌,才是咬咬牙翻身坐了起來。

    睜開眼睛的時候都是有點困難,滿面的雨水,就算是看不到自己的模樣都是感覺到多么的狼狽,全身真氣都是被牢牢的封印,隱約的只能冥冥之中感應到煉心的存在,那個里面的最深處,有他在。

    于是心中總是安穩的,而且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這才是一個劍修百折不撓的品格所在,暫時失去了力量不可怕,她早就是有心理準備,本就是從一無所有而來,自然不會驚慌失措,她的心,早就是百煉成鋼的強大,目前最要緊的就是找個避雨的地方,然后,就是去尋找到人跡所在,雖然七夜說了這個世界沒有超凡力量,但是這會兒她大概是遇到個普通的成年男人都是有一定的危險性的。

    夜色深沉,漆黑一片,她應該是在某座山中,撐著地面起來的時候滿手的泥濘,本來應該是黑夜不可阻擋的敏銳感官,這個時候也是極為的凝滯,若非是閃電明亮照耀片刻,幾乎是看不清周圍的環境,她摸索著找到了一節樹枝,就是撐著開始小心翼翼的朝前走,雖然真氣無法動用,但是身體素質擺在那里,還是能夠走動的,可是如果就是這么長久的在雨中,那大概是會感冒發燒的,這可是致命的,她不敢冒險。

    沒走幾步,寧清秋驟然停住腳步,剛才還以為是幻覺,但是隱約的還是聽到了幾聲呻吟,緩慢而痛苦,且微弱到了極點,下一秒就是要斷掉的,要是沒記錯的話,自己剛才要醒的時候,好像聽到了什么東西掉落的動靜?

    她摸索著朝著那個方向走了幾步,不多時,就是隱約看到地上有一個模糊的人形輪廓,她心頭微涼,便是蹲下身,開始摸索著地面,一邊問道:“你怎么樣?還好嗎?發生什么事兒了?”

    觸摸到的身體極度的冰涼,幾乎是和死人差不多,對方受了重傷,光是聽呼吸就是知道,斷斷續續的,幾乎是有進氣沒出氣兒了,而且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身體失溫,荒郊野嶺的沒有醫療條件,可見是必死無疑的狀態——話說,這到底是個什么走向?

    對方沒有回答她,還在痛苦的喘息,像是絕望至極,寧清秋摸到了一個冰冷堅硬的東西,心頭一動,好像是手機!

    于是摸索著按到了按鈕上,竟然真的點亮了屏幕,要說這手機質量還真的挺過硬的,摸著都是快要四分五裂了,竟然還能開機,可惜啊,這份質量沒有辦法轉移到它的主人身上。

    光亮照亮了周圍小小的空間,寧清秋看到了地上躺著的是一個少女,就算是身上沾滿了血污,也看得出清麗模樣,一雙眼睛烏黑瑩潤,卻光芒黯淡搖搖欲墜,其實寧清秋之前雖然沒看清,但是聽聲辯位識人的本事不差,若躺在這里的乃是個身強力壯的男人,就算是身受重傷,她也不敢保證自己會過來,因為這樣的人可能身上就是帶著利器,隨時可能造成威脅。

    在寧清秋看到對方的模樣的瞬間,對方也看清了她的樣子,眼睛驟然亮了起來。

    她們其實長得有幾分相似,漂亮的女孩子么,皮膚白眼睛大五官精致都是有那么兩分相似,但是她們眉目之間確實是有幾分神似,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了,或許以為是姐妹,因為真氣全部收斂,所以寧清秋身上那種極度風華無雙的氣質也是被折了一些,畢竟這里是沒有超凡力量的世界,真的美顏盛世太過驚人的話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這就是七夜的原話,但是在她看來也許這個小氣的家伙就是有點吃醋故意的就是讓她寶珠蒙塵黯淡些許,但是就算是這樣,也是個頂頂漂亮的模樣。

    寧清秋心里面不是不嘀咕的,剛穿越,就是遇到了疑似兇殺,深更半夜荒郊野嶺遇上個還剩下一口氣的少女不說,長得和自己還有點像,這典型的懸疑開篇啊,她要是真的敏銳點,這會兒應該是掉頭就走的,最多也就是打個報警電話什么的,或者是喊一個救護車。

    可惜的是,她根本不敢,因為自己的來歷解釋不清,關鍵是這個少女,絕對活不成了,不然的話,見死不救不是她的本意,有些疑點,撒謊圓過去也就是了。

    她說:“你有沒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相逢有緣,如果可以做到,我可以帶你的遺言給你的家人或者是朋友。”

    當然,遇不遇得到那就是另說,但是她有預感,來到這里遇到垂死少女,并非偶然。

    那個少女本來一聲不吭,然后就是這么盯著她的臉慢慢說話,很費力:“我是寧清,剛找到親身父母,高興去京都投奔,可是半路上,有人來殺我,他們應該還沒有離開這座山,你快走,如果你愿意,我希望你可以讓我的家人,替我......替我報仇......不,不,你暫時誰都是不要相信,誰知道殺我的人到底是誰呢?寧家是你想象不到的豪富權貴,你如果有心,替我的身份也不是不可以,反正這個世界上,見過我的人都是死了,死了.......”

    寧清秋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對方就是閉上了眼睛。

    頭疼的捏捏眉角,她在少女身上摸索了一下,就是找出了一個濕透的錢包,里面有身份證件等,然后拿起手機站起身來,說道:“既然是遺愿,我便答應你,而且我本來沒有身份,如今倒是可以借著你的身份暫時安頓,好走,殺你的人,我會找到的。”

    順手報仇,不是什么大事兒。

    她敏銳的感覺到那個小山坡應該是要塌方了,就算是修士的能力全部消失,她也有基本的判斷力,只要是走出這座山,她就是可以在這個世界落腳了。

    燈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