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八十八章 追殺

    寧清秋保持一個比較均勻的速度在雨中行走,但是卻不敢全力奔跑,雨中夜奔,還是在深山之中,顯然是怕自己死得不夠快啊,所以她只是盡可能的保存體力的情況下快速的行走。

    這個時候還有很多的危機需要應付。

    背后坍塌的小山坡會帶來泥石流,雖然可以掩蓋掉那個斷氣少女的尸體,但是同樣的可能會波及她,寧清秋可不想這么快的就是用掉一次召喚七夜的機會,要是這么點兒小事都是處理不好,那么自己也太沒用了些。

    而且剛才那個叫做寧清的小姑娘的話可警示了她,在這座山中,有人在追殺她,而自己在決定替代那個小姑娘的身份在這個世界安身立命之后,就是隨之而來承擔了同樣的危機,追殺者不管清楚不清楚真正的寧清小姑娘長什么樣,都是不可能放過她的,當做是正主兒那自然是要繼續殺了她,如果當做是路人,也會因為這幾分的相似而痛下殺手,就算退一萬步自己和寧清長得不一樣,殺人滅口估計也是逃不過的,這個世界雖然沒有超凡力量,但是窮兇極惡之徒顯然還是不把人命當回事兒的,他們這個時候必然還在深山中搜尋“寧清”的蹤跡,所以自己必須要逃,不然這第一關都是過不了還怎么在這個世界安穩度日?

    七夜說了這一次補全魂魄需要消耗一些時間,這也是第一次融合魂魄和世界本源,還要做到萬無一失的話就是個精細活兒,所以具體的時間也是無法保證,只是讓她放平心態好好紅塵歷練,只要是心境更上一層樓的話那么接下來返虛合道的路就是一片坦途了。

    之前的每個世界雖然也是極力融入了,但是因為力量始終存在,或者說首先就是接觸到了超凡力量,故而還是和本土世界格格不入,但是這一次就是不一樣了,沒有什么目的也沒有什么任務,基本上只是個種田休假的日子,可惜自己來的時機不知道該說好還是不好,遇上了兇殺案,還不是普通的謀財害命那個小姑娘身上的傷口雖然是有摔傷,但是致命傷來自于胸口上的一槍,這可不是隨隨便便什么人都是能夠有的兇器,殺人的人一定是專業的,但是寧清小姑娘與人有異,心房偏右,所以沒有第一時間死掉反而是還跑出來了,但是也是慌不擇路之下掉下小山坡,大雨傾盆也掩蓋了一下逃跑的痕跡,所以才是撐到了寧清秋的出現,但是也無力回天的香消玉殞了,生機已然斷絕,便是靈丹妙藥都是救不回來的。

    她摸了摸兜里面的堅硬冰冷的身份證,心中嘆息一聲,剛才匆匆撇了一眼,按照身份證上的時間還有就是手機顯示的日期來看,這個寧清也不過是十七歲,嚴格說來還是個沒成年的小姑娘,花朵一般的少女,竟然是這么冷冰冰無依無靠的死在了這個漆黑的夜里,實在是太可憐了些,其實寧清秋本來不想要摻和這件事的,畢竟兇殺之事背后肯定是牽連甚廣,而且小姑娘也說了才找到有錢有勢的父母在認親的路上就是被人追殺,怎么看都是覺得這件事應該是和所謂的寧家脫不了干系啊,要是自己攪和進去,必定是危險重重,背后的人既然敢動手,那么第一次沒殺掉,那就是有第二次,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自己什么都是不知道,現在又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少女,到時候豈不是麻煩連連?

    可是大概是有緣分吧,她們長得有幾分相似,就算是名字都是只差額一個字,她覺得可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而且自己急需要一個身份,沒有身份在這個世界寸步難行,不知道七夜到底是需要多久才是可以完成魂魄補全,那么沒有力量的自己如何在這個世界生存?難道是要一直窩在深山老林里面?那還叫什么紅塵歷練!

    寧清秋打定主意,自己先活著從山里出去,雨水冰冷,她的唇色都是微微慘白,感覺到了冷,雖然體質在那里,應該是不會生病,而且感覺到精疲力竭的時候總是會有新生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涌現,可是她還是想要趕快的找個溫暖舒適的地方待著,人的本能便是如此,沒什么不好承認的。

    她的心頭有陰影一片,也不知道追殺的人到底是有多少,他們又會鍥而不舍還是暫時撤退,她什么情況都是不清楚,只有小心翼翼的繼續朝前走,天上黯淡無星辰,也只能憑借本能選定一個方位走出去了,身后隱約傳來轟隆聲,山坡應該是塌方了,心中默念了一句好走和安息,她加快了腳步,深一腳淺一腳的在泥濘的山路上行走。

    黑夜之中,有兩道人影就是飛快的朝著這個方向走來,他們全副武裝,待著夜視鏡,穿著黑衣,手上還拿著槍,找來找去都是沒有看到人,一個就是忍不住了:“老大,那該死的小賤人照我說應該是死在半路上了,這么大的雨,到時候要是遇到山體滑坡我們豈不是要給小丫頭陪葬?反正錢也到手了,老三還給她一槍,絕對活不成的額,要不咱們還是離開吧。”

    他們本就是被買兇殺人的,錢都是到手了,自然是什么都是不管,而且說的也是實話,一個十幾歲的丫頭中槍又是一個人在這大雨深夜的深山之中,怎么可能活下來?老大非要追下去,搞得一身狼狽。

    被稱作老大的男人陰鷙的眼神就是不斷的觀察周圍,對于兄弟的話顯然是極為不滿的,要不是他們都是這么大意,怎么可能讓一個小丫頭給跑了?他們在這行當里面干這么久,靠的不只是狠還有就是童叟無欺的信譽,不然口碑要是壞了的話就算是殺手也是不好做的。

    他說:“你閉嘴!對付一個未成年的丫頭,竟然是還動槍,生怕別人查不出來她的死不對勁?寧家不是那么好惹的,死得安靜一點還好,一場意外誰也不在乎,但是動了槍,性質就是不一樣了!不管她現在到底是死沒有,我們必須要處理尸體!”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 极速时时彩能做鬼吗 广东快乐10分外围 上海快三全年开奖结果 澳洲三分彩是真的吗 排列五中奖技巧和经验 十一运夺金助手彩乐乐 配资公司网站一卓信宝配资23 股票分析师工资大概多少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 极速赛车计划群 贵州11选五网上购买 贵州11选5开奖规则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福彩中奖规则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图带线 金斧子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