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這話都說得出來?

    杜越峰知道,唐魏要是被惹毛了,那拳頭力量可不輕。

    申大鵬雖然說的是玩笑話,但是唐魏一拳打在申大鵬身上,也夠申大鵬受的。

    不過,杜越峰的提醒顯然是多余的。

    下一秒,唐魏并沒有磨刀霍霍向申大鵬,伸出那有力的拳頭,而是瞪著眼睛,眉頭緊皺的道了一句,“咦?鵬哥,你咋知道我媽叫我小敗類?”

    申大鵬一愣,聽唐魏這意思,小敗類還真是唐魏的外號?

    沒想到自己一句玩笑的話,瞎貓碰上死耗子,得知了唐魏的這個外號。

    申大鵬哭笑不得,正要說話,唐魏卻一副豁然的樣子,沒有一點深究申大鵬對他奚落的意思,接著開口道,“我媽還說了一句經典的話,你們想不想知道?”

    看來這小子今天不把他家的那點事情抖完心里不甘似的,孫大炮更是忍俊不禁,急忙朝著唐魏擺手示意,“行,你趕緊說吧,哈哈。”

    “咳咳,”唐魏故作正經,清了清嗓子道:“我媽說了,她一輩子只在乎兩個男人!”

    “啥?兩個男人?”孫大炮一愣。

    唐魏點點頭,指了指自己,“一個我爸,一個我啊。”

    孫大炮似有所悟,這才放心下來,“然后呢?”

    “不過呢,這兩個男人全都讓她失望了,我騙她的錢,我爸騙她的色,弄得她現在快要人財兩空了,哈哈。”

    唐魏說完,自己也被自己說的話逗樂了,大笑起來。

    申大鵬和孫大炮卻是一愣,互相看了一眼。

    唐魏這話都說的出來?這還有下限沒?這小子不是渾球是什么?

    “你還好意思笑出來?!”

    申大鵬哭笑不得,裝作掄起拳頭向唐魏招呼的樣子。

    孫大炮也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抬起腳就朝唐魏招呼過去,“你這小敗類,我今天就替你媽收拾收拾你,看你以后還敢說這沒良心的話不?”

    “媽呀……”

    唐魏一看勢頭不妙,大叫一聲就向前跑了出去。

    申大鵬的拳頭他倒是不怕,孫大炮力氣大,這一腳下去,自己屁股還不當場開花?

    “鵬哥,今天咱們要當一次正義之士,教訓教訓唐魏這個敗家子!”

    孫大炮一邊笑著招呼申大鵬,一邊張牙舞爪跟著追了上去。

    申大鵬也覺得有趣,被唐魏這番逗樂后,心情也好了很多,于是點點頭,也追向唐魏。

    畢竟是青春的年紀,誰都有任性的時候,這個時候輕松一把,倒也無可厚非。

    唐魏在前面跑,申大鵬孫大炮兩人在后面追,三人一邊跑一邊嬉鬧,引得路人也投來異樣的目光。

    三個人哪里顧得這些,自顧玩的開心。

    王雪瑩一直安靜的站在一邊,之前唐魏的玩笑,她都好像沒有聽見,眼神一直投向大街,此時申大鵬三人的嬉鬧,她更是視若無睹般,一臉的平靜。

    “行了行了,別鬧了,車來了。”

    杜越峰看著三人嬉戲追逐的開心樣子,心里也癢癢的不行,正想跟上去幫忙抓住唐魏,一邊的鄭丹突然大喊了一聲,示意申大鵬等人停止追逐。

    “鵬哥,車來了,我們要走了。”杜越峰經鄭丹這么一提醒,回頭看去,通往學校的公交車正向站點這邊停靠過來,于是也朝申大鵬他們喊道。

    “行了,先繞過你小子一次,下次再說。”

    申大鵬朝著杜越峰點點頭,示意孫大炮別追了,喘著氣朝著前面跑的滿臉大汗的唐魏笑道。

    “這算什么事啊,搞得我十惡不赦似的,滿大街搞追殺,這一通跑,差點……差點要了我的老命……”

    唐魏也瞅見了駛來的公交車,喘著粗氣朝申大鵬和孫大炮擺擺手,算是求饒。

    “哼,下次要是再聽到你這喪良心的話,我和鵬哥定不饒你!”

    待到唐魏氣喘吁吁的走過來,孫大炮順勢在他的胸口比劃了一拳。

    公交車停穩,幾個人依次上車,一路上,包括鄭丹,申大鵬等人依舊沒有停止對唐魏的高調教育。

    幾站之后,很快就到了水木大學的門口。

    大家下車后,孫大炮看著杜越峰鄭丹和王雪瑩三人,豪邁的笑道:“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我和鵬哥就送你們到這里了,前方的路任重道遠,就靠你們了。”

    “行了,說的跟上戰場一樣!”

    鄭丹不屑的一笑,拉起王雪瑩的手,就向校門口走去。

    “鵬哥,那我先進去了?”

    杜越峰神色間有點難舍,不過他無法左右申大鵬和唐魏的決定,只能默然接受暫時分開的事實。

    申大鵬點點頭,目光掠過杜越峰,朝著王雪瑩的背影看去。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走在前面的王雪瑩和鄭丹此時卻停了下來。

    杜越峰注意到了申大鵬眼里的疑惑,跟著轉過身,順著申大鵬的目光,也看到了停止不前的鄭丹和王雪瑩。

    “怎么回事?”杜越峰向前走了兩步,輕聲詢問鄭丹,一邊掃了一眼面前的景象。

    校門口,站著許多人,很多人一看就是學生,不過還有一些眼熟的老師,甚至還有幾個皮膚黝黑的外國留學生。

    此時的他們,神情都是一副躊躇莫展的樣子。

    申大鵬也注意到了這個情況,不由得和唐魏等人上前兩步,來到鄭丹杜越峰等人身邊,想搞清楚怎么回事。

    “唉,你說咱們要不要回校呢?”

    人群中,和申大鵬他們離得最近的一個學生正和另外兩個學生低聲商量。

    其中一個學生也是一副拿捏不定的樣子,一臉猶豫的看向鐵柵欄內的校園,“誰敢回啊?昨晚的事情你們聽說了嗎?”

    另外一個學生一副惶恐的樣子點點頭,“聽說了,昨晚我回家了,今天早上才聽說,學校的一個老師感染了**被帶走了,學校很快就封校了,現在只能進不能出了。”

    聽這個學生的意思,他家就在學校外面附近,昨晚回家不久,就發生了申大鵬他們看到的一幕。

    “要進你們進,我反正不進去了,要是被傳染了,我這小命可就沒了。”

    “你不回校了?昨晚咱們學校外出的人不在少數,”先前說話的學生指了指校門口周圍,“你看看,這些都是昨晚外出的,誰沒有接到學校的電話?”

    “也是啊,我也接到了,要是不回的話,就按照休學一年處理,那樣的話,豈不是耽誤一年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