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冷血動物

    看著鄭丹這幅樣子,唐魏心里一喜。

    他知道,自己要是再努力一把,鄭丹也許就會改變自己的決定。

    那樣的話,就可以天天陪著自己了。

    想到這里,唐魏臉色一喜,剛要開口再來一波游說,沒想到一邊神色冷漠的王雪瑩一把就拽住鄭丹的手。

    “走,咱們回校。”

    鄭丹一愣,被王雪瑩這么一拉,不由自主的向校門口走去。

    “哎哎,這啥意思?”唐魏一看,頓時有些不滿,上前就拽住了鄭丹的另一條胳膊,“王雪瑩,你也不問問我家鄭丹同意不同意,就拉著她回學校?”

    王雪瑩扭過頭,不屑的盯著唐魏,“昨晚我們就說好的,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

    “那是昨晚!”唐魏一副得理不讓人的樣子伸長脖子,“我家鄭丹膽小,你沒看見眼前這一幕,我家鄭丹嚇得都不敢進去了?”

    王雪瑩聽著唐魏的話,冷笑了一聲,回頭看著鄭丹,“你不會現在改變了主意吧?”

    鄭丹看看王雪瑩,又回頭看看唐魏和申大鵬他們,一臉的難堪。

    沒錯,鄭丹昨晚就和王雪瑩商量好了,兩個人第二天早上就返回學校。

    畢竟,鄭丹考慮了一晚上,她沒有殷實的家底和傲人的資本,一切都需要自己努力,而回學校努力讀書,才是她唯一的出路。

    但是,事到臨頭,看著眼前這一大幫人個個談起非典時一副驚恐的樣子,鄭丹之前的決定確實動搖了。

    畢竟,她只是一個柔弱的女孩,跟拼命讀書比起來,恐怖的甚至會要了人命的非典更讓她在意。

    總不能為了讀書,丟掉自己一條小命吧?

    申大鵬自然看的出來鄭丹心里的動搖,只是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唐魏卻急了,眼看著鄭丹看向自己那猶豫的眼神,心里更是疼愛有加,握住鄭丹的胳膊更加用力了。

    “鄭丹,你不為自己的性命擔憂,我還為你擔憂呢!你可要想清楚了!”

    鄭丹被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弄得不知道怎么辦,正在猶豫間,王雪瑩上前一下子就打掉了唐魏捉住鄭丹的手。

    “鄭丹,我都不怕,你有什么好怕的?別因為一個人被感染了而成驚弓之鳥,要是耽誤了你的學業,什么后果,你自己考慮清楚!”

    鄭丹為難的看著王雪瑩,王雪瑩的眼中滿是堅定,握著她的手更緊了。

    她似乎覺得,通過王雪瑩握著自己的手,一股信心和勇敢涌入了自己的內心。

    漸漸的,鄭丹的眼神平靜了下來,緩緩的點了點頭。

    “鄭丹……”

    唐魏差點失聲,眼瞅著鄭丹又堅定了主意,恨不得上前狠狠敲鄭丹的頭,讓她清醒清醒。

    可是,王雪瑩已經拉著鄭丹,兩個瘦弱的身影擠過人群,快速的朝著校門口走去。

    “王雪瑩,你……你就是個冷血動物!”

    唐魏恨恨的朝著王雪瑩的背影喊了一聲,作勢擠過人群就要拉鄭丹。

    “你覺得你能勸住她嗎?”

    申大鵬一把拉住唐魏,淡淡的說了一句。

    唐魏一怔,回頭看向申大鵬,一臉的茫然。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決定,誰也無法左右別人!”申大鵬在唐魏的肩膀上安慰性的拍了拍。

    唐魏一時無話,嘴唇動了動,看著王雪瑩和鄭丹兩人走到校門口,經過一番檢查順利進入校門后,鄭丹回頭朝著這邊揮了揮手,勉強露出一個微笑。

    那個微笑,讓唐魏的心里萬般難受,挺大個小伙子站在那里,卻似生死離別似的,一副肝腸寸斷的樣子。

    “行了,兄弟,保重!”

    這時,杜越峰長長舒了一口氣,也學著申大鵬在唐魏的肩膀安慰性的拍了拍,一副感嘆的神情。

    “從此只待鵲橋一見,胖子,你可要管好自己的手,記住,大擼傷身啊。”

    杜越峰說完,朝著鄭丹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意味深長的笑了。

    按照往常,唐魏肯定不會罷休,怎么的也要照著杜越峰的胸口捶上一拳。

    不過此時的唐魏,表情失落之極,看著杜越峰,不自禁的開口:“怎么?你也要回校么?”

    “呵呵,我跟你不一樣,不靠自己努力不行啊。”杜越峰微微一嘆。

    “那你就不怕萬一被傳染么?”孫大炮這時也惺惺相惜的上前一步。

    杜越峰一愣,隨即豁達的一笑,“生死由命!有沒有福消受,全在老天!鵬哥,炮哥,胖子,我先走一步!”

    杜越峰一番豪邁的話說完,朝著申大鵬幾人打了招呼,揮揮手,就大步穿過人群,向校門口走去。

    “喲呵,這小子挺看得開……”

    孫大炮不由得樂了,看了杜越峰的背影一眼,隨即看向申大鵬,“鵬哥,你真的決定不回校?”

    申大鵬點點頭,“我這邊還有些事情要處理,等到完了再說吧。”

    “那太好了,走吧,咱們送別的任務算是完成了。”孫大炮親熱的摟著申大鵬的肩膀,正準備轉身,卻瞅見了站在一邊一動不動的唐魏。

    唐魏的眼睛還盯著鐵柵欄內的校園,不過鄭丹的身影早就已經看不見了。

    “行了胖子,別望眼欲穿了,你就是看到海枯石爛,鄭丹也不會出來了,就算是她反悔了,也別想出來。”

    孫大炮指了指校門口只進不出的那塊醒目的牌子,接著又摟住了唐魏的肩膀,硬是將他扳了過來。

    “有我們兩個哥們陪著你,你已經夠幸福了,”孫大炮倒是豁達,“咱們現在是自由人,走,回酒店,咱們三個好好喝一頓,所謂何以解憂,唯有杜康,現在對你是再合適不過了。”

    唐魏苦笑了一下,輕輕的搖了搖頭,“昨晚沒有喝盡興,想要跟我拼酒是吧?”

    “那是當然,好久沒有痛快的喝了,今天正好,咱哥倆好好喝他個天昏地暗,炮哥我呢,順帶跟你聊聊人生。”

    唐魏被孫大炮的話逗樂了,心里釋然了許多,“聊聊人生?搞得你很有故事似的,呵呵。”

    “那可不是?我炮哥當年可是叱咤風云……”孫大炮看了申大鵬一眼,“鵬哥最清楚不過了,是不鵬哥?”

    申大鵬淡淡的一笑,并沒有說話,眉頭間卻浮上一層隱隱的擔憂。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