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理由

    此時的申大鵬,心思全在王雪瑩的身上。

    從昨晚王雪瑩冰冷的決定到現在看著她義無反顧的走進校門,申大鵬表面上沒有說什么,心里卻很為這個丫頭擔心。

    畢竟,現在的京城,非典鬧得沸沸揚揚,每個人隨時都有被傳染的危險。

    而一旦被傳染,那可是與性命在打交道!

    誰的命不是命?除非草木!

    坐在回去的出租車上,后座的孫大炮和唐魏兩人興奮的商量著買什么下酒菜,申大鵬似乎沒有聽見,腦子里思考著如何能勸住王雪瑩。

    大多數人在面對非典時,唯恐躲之不及,王雪瑩卻還要去什么研究所研究非典病毒,這不是拿性命在開玩笑么?

    她僅僅只是一個大學生啊!

    王雪瑩之前消失的那段時間,在申大鵬的內心里,他比任何人都要著急,希望王雪瑩平平安安的,什么事情都不要發生。

    現在王雪瑩平安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他又不希望王雪瑩去第一線面對那恐怖的非典病毒,不希望王雪瑩出任何閃失。

    難不成,在自己的心里,還是在乎這個丫頭的?

    想到這里,申大鵬不禁搖搖頭,自己都想到哪里去了。

    申大鵬理了理紛亂的思緒,總算是找到了一條自認為說得過去的理由。

    王雪瑩這次回來,跟之前有了很大的改變,和自己之間好像有了一道無法逾越的屏障。

    申大鵬明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上次在青樹縣酒店的那晚,自己明確說出了內心的想法,從而傷了這個女孩的心。

    就是因為這點,到現在,申大鵬的心里都有點過意不去。

    所以,就算是為了彌補對王雪瑩的一些歉意吧,申大鵬才這么在乎王雪瑩的安危。

    到了酒店門口,孫大炮和唐魏下車后就直奔附近的超市采購食材,申大鵬則是一個人先回了房間。

    從昨晚王雪瑩對自己冷冰冰的態度,申大鵬知道,自己是無論如何勸不住王雪瑩的。

    思量再三,還是覺得讓她的家人勸勸她更好一些。

    申大鵬掏出手機,給王雨瑩撥了過去。

    電話那邊,王雨瑩的聲音平靜的傳了過來,“大老板,又要調撥產品嗎?”

    這段時間,空氣凈化器和凈水器在京城賣的不錯,王雨瑩還以為申大鵬打來電話又要從別處往京城調配產品。

    申大鵬微微一笑,“雨瑩,今天不是這個事,有個情況,我想來想去,覺得還是跟你說最好不過了。”

    “什么情況?”電話那邊的王雨瑩輕聲回了一句。

    申大鵬略微沉吟了一下,“是關于你妹妹的事情……”

    之前,王雪瑩在學校的圖書館出現的那天晚上,申大鵬就給王雨瑩打了個電話,告訴王雨瑩她妹妹的情況。

    當得知妹妹一切都好,王雨瑩也算是放下了心。

    不過現在聽申大鵬又說起關于自己的妹妹,王雨瑩心里一緊,自己這個妹妹該不是又惹出什么事情了吧?

    “雪瑩咋了?你倒是說完啊?”

    “雨瑩,你也知道,非典現在鬧得很厲害,尤其是京城,據我所知,前幾天京城的好幾家小區和學校因為發現非典病例而封閉,昨天晚上,我們所在的大學又發現一名老師被感染,現在也封校了,只準進不準出。”

    “這么厲害?”王雨瑩脫口而出,“那怎么辦啊?實在不行,你們就請假回來吧,咱們青樹縣這邊情況還沒那么嚴重。”

    申大鵬笑了一下,“我現在就是想回去,恐怕也回不去。”

    京城非典的嚴重性,申大鵬從電視報道上已經得知,現在通往京城的各個主要道路恐怕都封閉了,外地的人想進都進不來。

    京城是非典重災區,為了防止疫情范圍的擴大,身在京城的人,現在想要出去,恐怕更是難上加難。

    王雨瑩略一沉吟,就明白申大鵬所指的意思,”那你要說什么?難不成,雪瑩她也被感染了?”

    王雨瑩雖然身在青樹縣,但是她也從電視新聞中得知了很多地方都出現了非典病例而且死亡的報道。

    此時申大鵬這番話,不得不讓她揪心起自己的妹妹來。

    “沒有!”申大鵬寬慰的笑道,不過很快倒吸了一口氣,“現在有個情況,雪瑩非得要去一個什么研究所做實習助理,說是研究非典病毒抗體……”

    “啥?”王雨瑩聽到這里,聲音都變了,“研究非典病毒抗體?”

    “沒錯,這種事情你知道,那可是近距離與非典病毒打交道啊!”申大鵬強調了一下。

    王雨瑩這下急了,“雪瑩她是怎么了?非得往病毒跟前湊,這不是不要命了嗎?別人想躲都來不及呢。”

    “我昨晚已經勸過她了,可是雪瑩的脾氣你也知道,她根本就不理我,今天上午,她已經回校了,我的意思,還是你勸勸她最好,這么危險的事情,誰忍心讓她去啊?”

    王雨瑩顯然也被嚇壞了,急忙應道:“好好,我知道了,但是,有時候她連我的話都不聽,回頭我馬上給我爸打個電話說說這事。”

    電話聽筒里王雨瑩話音剛落,就傳來掛斷電話的嘟嘟忙音。

    申大鵬可以想象到此時王雨瑩著急的心情,他收起電話,長長舒了一口氣。

    王雨瑩不能說服妹妹,看來最后還是要王懷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來勸勸這個性格執拗的女兒了。

    “快來快來,鵬哥,幫幫忙……”

    申大鵬剛要躺到床上休息一下,客房虛掩的門就被一腳踹開,伴隨著唐魏迫不及待的聲音。

    “你們這是要喝個不醉不歸啊?”

    瞧著唐魏和身后的孫大炮一人抱著兩箱啤酒吃力的走進來,申大鵬急忙上前接過了唐魏懷里的一箱啤酒。

    “現在咱們三個可是自由人,想怎么就怎么,誰也管不著,”唐魏放下懷里另外一箱啤酒,擦了一把汗,指了指身后的孫大炮。

    “這炮哥來京城也十來天了吧?我們兩個還沒有好好的喝一頓呢,炮哥,在校門口時你不是說,要好好跟我聊聊人生么?我今天就好好聽聽,哈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福建22选5预测